醉书楼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乔荞商陆在线阅读 - 第274章 乔荞,你还爱我吗?

第274章 乔荞,你还爱我吗?

        乔荞很平静地对视着商陆的满眼深情。

        “你醒了?”

        商陆最不愿见到的,就是她的这般平静和坦然。

        起伏绵延的痛苦,压在胸口。

        连他一米九的伟岸身影,都透着一丝落寞。

        他礼貌地应了一声,“昨天晚上,打扰了。”

        酒醒后,脑袋很疼。

        像要炸了。

        喉咙也很干,又沙又哑。

        以至于开口说话时,声音哑哑的。

        他大概也知道,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事情,肯定是醉酒后,秦森把他送到这里的。

        记住网址

        又礼貌地说了一声,“我该走了。”

        乔荞没有说什么。

        她走到了开放式厨房的吧台处。

        见到要往外走的商陆,淡淡地应了一声,“喝点水,吃了早餐再走。正好,我有话要跟你说。”

        商陆停下来,没有再往外走。

        乔荞把水和粥,端到了餐桌。

        朝他望了一眼,“过来吧。”

        商陆本来就不想走。

        被她这么一叫,心里有一丝庆幸。

        大概她还关心他吧。

        所以才给他熬了清淡养胃的粥,才给他泡了温热的柠檬水。

        走过去,喝下那杯水时,只觉枯木逢春,好像又活过来了。

        对。

        又活过来了。

        没有乔荞的日子,他就是一具行尸走肉。

        仅仅是她泡的一杯水,便能让他的心脏又重新有了跳动的声音。

        乔荞打了两碗粥。

        又去拿了一些下粥的清淡小菜。

        把不辣的那份榨菜,和鸡蛋煎萝卜干,递给他。

        “早餐没那么丰盛,将就一下。”

        她喜欢辣的。

        就着辣味的榨菜丝,喝起了粥。

        等喝完粥,就和商陆说正事。

        商陆也埋头喝起了粥。

        一碗普普通通红薯小米粥,全是回忆的味道。

        是人间烟火味。

        是他这个站在高处,拥有权势与财富的鹏城首富,用钱买不到的。

        他放下筷子,“乔荞,这一年你过得很辛苦吧?”

        乔荞喝粥的动作停了一下。

        又去夹了两丝榨菜丝,就着粥,咽进喉咙。

        平日里很爽口的下粥菜,突然没了味道。

        流食的清粥,也有些难以下咽。

        但她还是风轻云淡地应了一声,“也不苦。都挺过来了。”

        “对不起!”商陆满是歉疚,“我辜负了你们母女俩。”

        “都过去了,不提了。”乔荞看似埋头喝着粥,可回忆起生孩子的经历,心里是苦水滔滔。

        商陆很认真地道,“乔荞,我这辈子做过的最大的错事,就是放弃你和放弃我们的孩子。我想弥补你们,我想重新追回你。”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乔荞没有什么反应。

        她碗里的粥也喝完了。

        放下碗,抬眸。

        商陆有些紧张。

        后背崩紧,“乔荞,你肯定也不想安安在单亲家庭中长大……”

        乔荞斩钉截铁,“我正要跟你说安安的事情。”

        “安安她需要爸爸。”商陆应声。

        这句话,让乔荞心里狠狠痛了一下。

        大约是太痛了,原本还很有血色的脸蛋,渐渐泛白。

        胸口有一阵没一阵地憋着气。

        尽管她努力调解了,还是觉得空气窒闷。

        但过去的事情,她真的不想追究了。

        她好不容易调整了自己的心态,放下了贪嗔怨恨,重新开始好好生活。

        她不想再带着恨意。

        放过别人,也是放过自己。

        深吸了一口气,她道:

        “商先生,以前的旧事,我不想再埋怨你。”

        “当初你执意要打掉她,是你太固执。”

        “我执意要生下她,也是我太固执。”

        “现在安安生下来了,我们就说生下来的话。”

        “旧事就都不提了。”

        顿了顿,又说:

        “安安是个活生生的人,她一点点的长大,她慢慢的会变得有感情。”

        “我不希望父母之间的恩怨,影响到她的成长。”

        “以后我们和平相处。”

        “遇到安安的事情时,我们各自尽父母的义务和责任,有商有量,尽量不要在吵架中解决。”

        “但除了安安的事情,我希望我与商先生,不要有任何交集。”

        “既然成为前夫,我希望你就永远只是前夫,不要跟我谈除了安安以外的任何事情。”

        “尤其是感情!”

        她特意加重了后面这句话的语气。

        用最冷静,最理智,也是最掷地有声的话,来告诉商陆,她的态度。

        自始自终,她一直称呼他为商先生。

        这条分界线,她划得很清楚。

        不爱,亦不恨。

        商陆听得满心痛楚。

        那个意气风发,那个在鹏城翻手为雨覆手为云的权势人物,满眼都是挫败感。

        连宽阔的肩膀,也塌了。

        “乔荞,你还爱我吗?”

        问出这句话,连商陆自己,也觉得自己混蛋无耻。

        是他亲手把她推远的。

        他有什么资格这么问?

        但他还是厚颜无耻地问了。

        问完以后,不眨一眼地凝视着桌子对面的乔荞。

        生怕错过她表情和反应。

        很显然,她所有的反应,都只有一个词:风清云淡!

        她淡淡地道出:

        “商先生,我虽然出生不好,不是什么权贵人物,但我走过很多路,见过很多世面,认识过很多人。”

        “如今我经济独立,心态良好,我根本不会纠结爱与不爱。也不会纠结被爱与不被爱。”

        “爱的时候,我会好好珍惜,努力去爱。”

        “不爱的时候,我也绝不会拖泥带水。”

        她是笑着说出这段话的。

        笑得那么坦然平静。

        这意味着,她真的放下了。

        又说:

        “商先生,谁离了谁都可以照样活着,好好活着。”

        “与你共勉,希望你也早点走出来。”

        “你是一个优秀的民族企业家,你不该被困在这儿女情长之中。”

        商陆有很多话想要说。

        但只说了一句话,“乔荞,你远比我想象中还要坚强。”

        坚强两个字太沉重了。

        谁又不想做一个有人撒娇,有人依靠的小女人?

        只是当受了太多的伤,发现最亲最爱的人都可以说离开就离开,说抽身就抽身的时候,便再也不想要那个依靠。

        靠山山会倒,靠人人会跑。

        人生在世,靠自己才最可靠。

        面对这句话,她没有再应声,嘴间噙着的苦笑,也悄然隐去了。

        垂头,默默去收拾桌上的碗筷,“安安还在楼下,我得下去抱她了。”

        她把碗筷,放进水池里。

        商陆看着她的背影。

        太纤瘦了。

        仿佛轻轻一握,就能断似的。

        好想搂进怀里,可她近在眼前,他再也没了资格。

        他在身后,沉重地问,“我可以下楼抱一抱安安吗?”

        “当然。”她转身,嫣然又干脆一笑。

        商陆心里很不是滋味。

        最远的距离是什么?

        是那个深爱的人,被自己深深伤害。

        她躲起来,舔血疗伤的整个过程,你都没有参与。

        最后,她对你不爱亦不恨,那样坦然平静地站在你的面前,你再没有资格拥抱她……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