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坑爹就变强,开局让女帝当我小娘在线阅读 - 第二百二十九章、驸马息怒

第二百二十九章、驸马息怒

        “你等着!”

        许是瞧见莫惊春有恃无恐的样子,一群甲兵真就纵马回了城。

        院子里的母子二人看到门口的尸体久久没有反应过来,过了好久,许蓉蓉才站起身,她声音有些哆嗦地说道:“公子,你…你闯下大祸了,在这里杀人是会被砍头的,    你…你快走吧,走的越远越好。”

        莫惊春笑道:“我走了,你们母子两个怎么办?再说我定金都付了,你衣裳还没给我做呢。”

        “都什么时候了,公子还想着两件衣裳,你知不知道你已经大难临头了。”

        莫惊春见她一脸慌张,终于解释道:“婶子放心吧,    我上面有人,他们不敢拿我怎么样的。”

        “上面有人?”

        许蓉蓉这会儿才冷静下来。

        她看了一眼地上的尸体,又看了一眼面带笑意的莫惊春,紧张的心情这才稍稍有所缓解。

        是啊。

        这位公子要是没有后台。

        又怎会在杀人之后,还这么淡定。

        只是……

        许蓉蓉看着地上瞪着眼睛的武佟尸体,一双手死死地捂住了文良的眼睛,不让他去看门口的惨状。

        从城里走路过来不过一刻钟时间,如果骑马的话那就更快了。

        没过多久。

        战马的嘶鸣声蓦地响起,吓得附近百姓们散养的鸡鸭鹅四散而逃,间歇响起不耐烦的马蹄踏地声,声音越来越大,随后……

        乌泱泱一群人甲兵映入眼帘,逼迫感油然而生,许蓉蓉看着那么多人向这边过来,便是呼吸也变得急促了许多。

        在甲兵的最前方,三匹红色的战马并驾齐驱,后面驮着一个车厢,车厢四面透风,上面只坐着一个看上去足足有两百多斤的魁梧壮汉。

        这群甲兵很快就将许蓉蓉的这间院子里三层外三层的围了起来。

        方才和武佟一起的一个甲兵翻身下马,    跪在地上,指着莫惊春说道:“城主,就是他,就是杀得我们伍长。”

        车上那魁梧壮汉的目光停留在莫惊春的身上,看了一眼地上的尸体后,他问道:“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这魁梧壮汉自然就是凤雷关的城主司马雄,他在朝廷官册上的品阶是正五品守备,虽说只是五品官职,但天高皇帝远,连之前那个小小的县令都那般嚣张,更何况是手下有近万人的守备。

        莫惊春道:“大人手下的人做了什么事,大人知道吗?”

        司马雄呵呵一笑,就算没人告诉他,但一看到许蓉蓉,他心里就大概明白发生了什么。

        “你既然知道他是我的人,就应该也要知道,不管他做了什么事,要杀要剐都得我来动手,外人要是干预,    那就只能……。”

        话说到一般,    司马雄又改口道:“听你口音,    不像是雍州人,说吧,你来雍州做什么?”

        司马雄既然能坐到如今的位置,就不会像武佟一样,做事鲁莽一个筋。

        尽管武佟只是一个小小的伍长,但也有着从八品的实力,而方才那群人却禀报,眼前这青年只是一剑就杀死了武佟,这就说明眼前这个青年的实力要远远超过武佟。

        这么年轻,就有这种实力。

        而且杀完人还不跑。

        从这两点就能推断出,莫惊春并不是一般的江湖散修。

        死一个伍长,不算是什么大事,但若是莫惊春没什么背景,或者说他的背景,不足够让司马雄担心,那司马雄还是会毫不犹豫的杀了他,至少这样做,可以让他在军中立威。

        莫惊春道:“我是雄州人士,我姓莫,叫莫惊春。”

        “莫…惊春?”

        司马雄觉得这个名字好像在哪里听说过,但一时间又想不起来。

        脑海中各种大人物的名字相继出现,但就是找不到姓莫的。

        可陡然间。

        莫!

        雄州太安城莫无道!

        司马雄猛然抬头,瞪眼看着莫惊春问道:“莫无道是你什么人?”

        莫惊春有些意外,他笑道:“呵,你还认得我爹?”

        闻言。

        司马雄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他脑海中终于想起了自己是在什么地方听说过有关莫惊春的消息。

        他匆忙下车,跑到院子门口,竟一个前扑死死将脑袋扣在了地上,他想了半天,没想到该怎么称呼莫惊春,最后灵光一闪,声音高昂道:“下官司马雄,拜见驸马。”

        在慕容云歌登基之前,驸马其实并没有什么实权,甚至家中的地位都不高。

        但要知道,如今的大周王朝只有一位公主,还是慕容云歌最宠爱的公主。

        大皇子不堪重用,已经被废了一次,不可能再让他上位。

        二皇子体弱多病,指不定哪天就没了。

        慕容云歌百年之后,皇位会传给谁,还是个未知数。

        既然大周已经有了女子做皇帝的例子,以后未必就不会出现这种情况。

        驸马的地位向来和公主在皇上有多受宠密切相关,更何况,莫惊春本身就是武榜第二莫无道的儿子。

        这种身份摆出来,别说一个小小的守备,就算是地方大员,恐怕都会礼让有加。

        可这一幕,却让随行的甲兵们直接傻眼了。

        在凤雷关一带,司马雄可从来没有跪过任何人。

        乌泱泱一群人看着这一幕,什么声音也没发出。

        许蓉蓉更是痴傻地看着门口的景象。

        如同做梦一样。

        莫惊春道:“雍州这个地方,还真让本少爷涨了不少见识,去年遇到了一个土皇帝一样的县令,今天又遇到了一个横行霸道要将老百姓抢做妻子的狗屁伍长,都说慕容女帝登基天下太平,呵,太平个屁,我什么时候去京城一定跟她说说我这一路看到的事见过的人,让她也知道知道,在她管不到的这些地方,朝廷下面这群人是如何鱼肉百姓的。”

        “驸马息怒!下官保证此事绝不会再发生。”

        “司马雄是吧,你要是一过来就对我动手,说不定你今天也就一并把你杀了,好在你多问了几句,起来吧,我就算真成了驸马,也当不得你跪我,起来吧。”

        司马雄嘴唇已经贴到贴面,浓重的泥土气息扑面而来,他艰难起身,面色凝重。

        莫惊春眯着眼睛笑道:“去年遇到的那个县令,知晓我身份后,也是像你一样对我点头哈腰,但第二天他便勾结马匪要置我于死地,大人会这么做吗?”

        司马雄双腿一软,几欲瘫倒在地,他低着头,抱拳道:“驸马说笑了,就算给我一百个胆子,下官也不敢……”

        莫惊春又直接打断道:“我要在城里住三天,三天后我就离开,你不用来讨好我,做你自己的事就好,今天的事过错不在你,我不会说你的坏话。”

        “多谢驸马!”

        “带着你的人走吧,以后要摆排场,对敌人摆去,在百姓面前惩什么威风?”

        “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