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坑爹就变强,开局让女帝当我小娘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三十章、江湖

第二百三十章、江湖

        莫惊春并未想到自己那掩人耳目的‘驸马’身份竟然能让此地的驻军守备对自己如此‘客气’。

        不过仔细一想,倒也合理。

        慕容双双毕竟是慕容云歌最宠爱的女儿,大皇子和二皇子又是那个尿性,只要慕容云歌还在位一天,公主的身份地位就永远摆在那,自己这次,倒是蹭了慕容双双的光。

        回去之后,    要是把这件事告诉她,她恐怕又要阴阳怪气一番吧?

        莫惊春呵呵一笑,正要离开,但扭头看到许蓉蓉还是一脸呆滞地看着自己,他上前说道:“衣服我过两天来拿,以后应该不会有人再找你的麻烦了。”

        许蓉蓉这会才回过神来。

        她做梦也想不到眼前这位年轻公子竟然就是当今大周王朝的驸马爷,尽管她只是个乡野村妇,但也听到过别人口口相传,当今公主是有多受皇帝陛下喜爱,能成为公主的驸马爷,定然也是青年才俊中的佼佼者。

        许蓉蓉后知后觉,忙拉着文良要下跪拜谢。

        莫惊春忙道:“可别再跪了,这会儿村民们都出门了,我不想把事情闹大,你千万别给我惹麻烦。”

        许蓉蓉张望四周,发现却是又不少附近的村民后,便停了下来,不过嘴里还是说了声多谢公子。

        莫惊春见周围的人越来越多,便拉着小七直接回城了。

        ……

        夜里。

        莫惊春不敢熟睡。

        尽管那司马雄言之凿凿地说自己不敢对自己下手,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莫惊春可赌不起。

        好在一夜无事。

        之后两日,莫惊春也没有在带小七离开客栈,休整两日后,    莫惊春才和小七一人骑着一匹马再次来到城外。

        院子门前的空地上。

        江文良正在一群孩子面前,    讲述着前两日莫惊春的神勇神迹。

        住在城外的这群孩子,大多读不上书,    没法从书上知晓那些波澜壮阔的故事,    所以尽管江文良讲的前言不搭后语,但一群人孩子仍然是听的津津有味。

        特别听到江文良说自己亲眼看到莫惊春出剑杀死了想欺负他娘的武佟时,一群孩子眼中便全是羡慕。

        哪个孩子心中没有一座江湖?

        听到马蹄声响起。

        江文良抬头一看,发现是莫惊春带着小七来了之后,他连忙举起手在空中挥舞起来。

        一群孩子瞪眼看过去。

        莫惊春翻身下马,大手按在江文良的脑袋上,笑道:“你娘在吗?”

        “在的。”江文良满脸笑意,朝着院子里喊道:“娘,娘。”

        听到声音的许蓉蓉从屋子里出来,眼睛里有些血丝,像是晚上没睡好,她望着莫惊春,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婶子,衣裳做好了吗?”

        “嗯。”

        莫惊春带着小七进了屋子。

        江文良炫耀地在他的小伙伴面前哼了一声,那骄傲的表情就像是在说:“你们看吧,我就说我和那位公子认识,还很熟咧。”

        在羡慕目光的注视下,江文良也跑进了屋子。

        一个看上去不过八九岁的男孩,    吸了吸快要掉到嘴巴的鼻涕,说道:“我也要我爹给我买一把那样的剑。”

        “江文良说那样一把剑要十几两银子呢。”

        “这么贵啊。”

        ……

        屋子里的桌子上,整整齐齐地叠着两件衣裳,都是用城里能买的到的最好的布料做到。

        许蓉蓉几乎是两天两夜没合眼,一直在赶工,生怕耽搁了莫惊春的事情。

        莫惊春拿起桌上的衣服,上下看了一眼后,笑道:“文良说的对,婶子的手艺真不错。”

        许蓉蓉难为情地笑了笑,道:“先试试合不合身吧。”

        莫惊春把小七背后的包袱取了下来,小七立马就把外面的衣服给脱掉了,尽管已经来了月事的她不再是个小姑娘,但她好像还是不知道什么是男女有别。

        小七动作利落地就把袍子给穿上了,一身墨青色的袍子,还特意用靛蓝色的布做了一条腰带,将腰带束在腰上,小七好像一下子就成了一个俊俏小公子。

        “转个圈让少爷看看。”

        小七乖乖转了个圈。

        莫惊春笑道:“很合身啊。”

        “公子也试试吧。”

        “好。”

        “那边是文良的房间。”莫惊春拿着衣服去到房间,将做好的新衣裳穿上后,又从屋子里走了出来。

        许蓉蓉眼前一亮。

        人靠衣装马靠鞍,换上一身灰白色袍子的莫惊春,气质顿时就凸显出来了。

        “很合适,若不是要赶路,我一定让婶子多做两身。”

        “公子满意就好。”

        莫惊春当然察觉到了许蓉蓉的精神状态不太好,但并未说破,只是从兜里又掏出五两银子放在桌上道:“先前说过的,之前的五两银子只是定金,现在的五两银子是尾款。”

        “公子,千万使不得,上次给的银子还有的剩呢,况且公子你本来就有恩于我们母子。”

        “一码归一码,婶子安心收下就好。”

        “这……”许蓉蓉犹豫一阵,终于道:“好,那我能不能再和小七单独说两句话。”

        “可以。”

        莫惊春一个人走到院子里。

        江文良也跟了出来。

        看到江文良的注意力还在自己的佩剑上,莫惊春在院子里捡起一根桃树木说道:“想不想要一把属于自己的剑?”

        “想!”

        “等着。”

        宁琅左手拿着桃树木,右手拔出重锋剑把桃树木削出一个大概的轮廓后,就从袖子里拿出一把短剑,小心雕琢起来,一眨眼的功夫,一把木剑就成型了。

        “诺,试试吧。”

        江文良小心翼翼地接过木剑,下一刻便飞奔了出去,大喊道:“我有剑喽,我有剑喽。”

        这时,小七也从屋子里出来。

        道别之后,莫惊春便领着小七骑马离开了。

        许蓉蓉送了许久,脸上才浮现出一丝淡淡的微笑。

        纵马离开凤雷关,往东行了五十里后,踏走了冬天的最后一丝寒意,最后在傍晚时分,莫惊春和小七选了个靠近溪流的草地边歇息下来。

        引燃火堆,用水囊灌满清水,莫惊春道:“拿些吃的出来,我饿了。”

        “好。”

        小七将包袱打开,从里面翻出几个馒头,递给莫惊春的时候,包袱里面却掉出了一粒银子,小七咦了一声,捡起银子道:“银子怎么会在这里?”

        小七的钱从来都是贴身放的,不会放在包袱里面,而且她每次用钱,心里都会记账,她数了数身上的钱,就知道这银子不是自己的。

        “别看了,是那个婶子悄悄塞到你背后的包袱里的。”

        “啊?”

        莫惊春笑道:“没事,吃你的吧。”

        “哦。”

        夕阳西下。

        江文良举着木剑回家,就连吃饭都要把木剑放在桌上。

        “娘,那位公子真是个好人。”

        “别贫了,快吃你的吧。”

        “娘,我们现在有钱了,是不是我就可以进城读书了。”

        “这……”许蓉蓉道:“再等等吧,你看你,玩的一身的汗,待会吃完饭自己去洗澡。”

        “知道了。”

        江文良三两下吃完饭,拿上剑回了自己房间。

        没过多久。

        房间里就传出来他的尖叫声。

        “娘!”

        “怎么了?”许蓉蓉还以为江文良在房间里摔倒了,连忙跑到他的房间,可江文良却安然无恙地站在床边,指着床上的东西说道:“娘,你看。”

        许蓉蓉大步上前,床上放着一张百两银票和一张上面写着“让文良去读书”的纸条。

        许蓉蓉顿时热泪盈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