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书楼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鬼眼农女团宠日常在线阅读 - 第344话、她哥呢

第344话、她哥呢

        但问题是:一旦步入了幻境,其实就已经是被迷惑住,没按着对方的戏本子走,那只是没被彻底的腐蚀,也就是灵魂还没被对方所吞噬。

        要没好处,飘吃饱了撑的弄个大幻境丢这?

        对于飘来说,不管是生魂还是阴魂都是大补之物,    像是修道者与修灵者这些那是更好,灵魂更精纯还有功德金光要,更补。如路通判那样心志坚定又向负功德的人也一样,吞了效果都比普通灵魂要强。

        而阴一魂所设的幻境,在任何人踏进去后眼睛只能看到幻境之主想让你看到的一切这一刻开始,这个幻境已经在吸食你的灵魂之力,差别也仅只是速度快慢而以。

        祈宝儿现在若没开天眼,她暂时的灵力也无法让她看破鬼王级的幻境,    眼前同样是一间干净整洁的厢房。

        可若开了天眼,这儿虽同样是间厢房,只是旧得连屋顶都是破的,对开的门一边勉强有一半挂在壁上晃晃悠悠,另一边已经牺牲在地上,厢房间同时是破旧不堪,四处都结着蜘蛛网。

        一看就是已经被废弃了不知多久的旧房。

        眨巴了下眼,祈宝儿忙关上天眼,叉的,多看几眼她就会想强拆了。

        这个幻境着实厉害,要不是她身上有另一股奇怪力量在,这会儿估计她的灵魂之力也在被吸食。

        李道长不知道仅这两秒内祈宝儿已经自嗨了许多,很是羞愧的回答道:

        “我们在这最早的已经有快半月,贫道也已来了三天,    都未发现一处地方有鬼气存在。

        偏几乎每天都有新的被迷惑住的人,他们真觉得自己是为了赏金而来,总是视我们为敌。”

        尤其是有一个实力比他还高的道友于昨天彻底被迷惑住,他现在的身份是:原来是逃犯后来做了某见不得光势力的爪牙,    再后又背叛了那势力现在正被四处被杀中。

        那位道友已经自觉自个就是那人,对旁人手段级为残忍,不管对谁都是一交手便是死手。

        更气人的是,有一个算一个的修道中人,被迷惑后,倒是自个是谁忘得一干二净,却学过的本事都能使得出来。

        这就让他们其它还清醒的人很是被动了,要找鬼气的所在想办法打破幻境,还要防备着以前的同道中人背后下暗手。

        祈宝儿光想想就知道这丫已经快要奔溃喽,难怪看起来精神这么差,她一开始还以为是灵魂力受拐严重呢。

        安慰的拍了拍他的手臂,一团功德金光借了过去,“我会尽快想办法找到鬼王。”

        “啥?”李道长一点形象都没的一蹦三尺高还跳出几米外,脸都一下煞白得粉色腮红越发显得,,丑。

        “不是,不是鬼将吗?”原来竟是鬼王级别!!!

        他们所有人都没想过这儿竟会出现一个鬼王级别的飘。

        咋的说呢?

        就是:就算是飘,飘也是要面子的,毕竟飘都是从人走过来的,有些行为与习惯还是与人相似。

        比如他们平时能碰到的也就普通飘,高级些满打满算来个厉鬼,    鬼将他们就已经很难遇到。

        为么呢?

        因为飘也要飘脸。

        飘是级级压制,到了鬼将级别试想下它能压制住多少的普通飘和厉鬼?哪还用自个费劲巴啦的到人堆里去凑?多的是给它跑腿的飘。

        要是鬼将和鬼王还要自个出去觅食,那是会被其它飘所取笑的,丫竟然连手下都没有。

        如果说手下搞不定非要鬼将鬼王出面的,别逗了,都到鬼将鬼王级别的怎么可能是傻飘?手下搞不定说明是强敌,它为么要自个撞上去给人家收?

        而且,鬼界与道界一向是对立面,道灭飘,飘怕也厌道,所以正常情况下,不管是啥级别的飘,都是离各道门所在地远远的活动。

        可这儿离着他们云华观并不远,不只云华观,云华观的周围光道门就有七家,还有一寺庙,都是飘的克星。

        最重要的是:飘是各自为【政】,可人,尤其是道门中人,无论平时有多少自个的小心思,一旦出现阴邪害物,道心必会结在一起,以身殉道都义不容辞。

        一个道士对付不了还有一群呢,没一个飘有那自信能与所有道士对抗。

        难不成是···灯下黑?

        灯下黑不黑祈宝儿不管,她只知道,就因为它丫的,她搬家酒都没能吃上,下酒菜用的那头野猪还是她和大哥一起去打的。

        对了,她哥呢?

        祈宝儿一拍脑门跳下凳子哒哒哒往外跑,打开房门一个闪身便消失不见。

        因为速度过快,一时间还真没人发现她的动作,只看到那屋门像是被风吹开又突然的被风给吹关上一样。

        “……”

        本嘈杂的院内瞬间是寂静一片。

        记得自己是谁的人,这儿本来就不是个正常地方。

        已经不记得的,这七天消失一新娘、新娘还无声无息的在轿内不见踪影,也是玄乎得不行。

        不知道是谁起了头的嗷了一声冲回了房,bang一声关上门。

        紧接着一个个全你追我赶的回屋,关门,上框,钻被窝,把脑袋盖住,准备,抖。

        路通判也是与大家一样的一脸惊恐,只是不知他是被吓得失了准头,还是已经六神无主,竟然一头钻进了祈宝儿刚出来的那间厢房。

        另一头,一个小院内到处都挂满着绸布,院门、院墙、窗户这些地方都贴着双喜字。

        只是诡异的是,绸布是黑绸布,双喜是白双喜。

        一点不显喜庆不说,反而令人瞧一眼便觉阴森可恐,再一眼便似那无尽地狱。

        一路瞧到都是纸人的祈宝儿,在这儿,终于是见着了人。

        同样是和那些纸人穿着一样的仆役服,甚至是同样的脸色惨白如纸。

        天眼,开。

        祈宝儿再朝那些仆役看去。

        只一眼,脸就冷了下去。

        院中六个仆役身上,竟然没有一个还有灵魂存在。

        那个鬼王也够能藏,不知用了什么方法驱动这些尸体,却在他们身上一点痕迹没留。

        祈宝儿头疼的揉了揉睛明穴,她不应该抱希望的,这个幻境吸食普通人灵魂的速度很快,李道长几个都有功德金光护身,她看到的还是他们的灵魂跟被抽了丝一样的虽缓慢但依旧还是有细小的一缕缕离开身一体后瞬间消失。

        这不用追,幻境本是鬼王所设,也就是整个幻境其实到处都是它,一旦灵魂脱离身一体,便会立马被其所吸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