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请公子斩妖在线阅读 - 第四章 员外府

第四章 员外府

        人间修者,境界可分为三关九境。

        其中人关修自身,是为锻体、凝气、神意;地关修外物,是为金丹、五行、法体;天关修大道,是为问道、天元、通玄。

        三教、武者、妖魔、旁门……体系虽多,也不过大同小异。

        蜀山派必须以劳动换资源,虽然看上去冷酷了一些,但也是为了历练弟子。实际上,对于弟子还是呵护的。就像第一境、第二境的弟子,不许接下山任务,只能在山门之内,接一些灵植维护、灵禽饲养、堂口执事……等等杂务。

        而神意境,行走江湖时已经可以称得上是高手,在蜀山派却只是可以下山除妖的门槛而已。

        都是下山除妖,也有很大区别。最受喜爱的,当属大户人家的诡案。

        首先城池之中不比山野,基本就不会有什么大妖出没,危险程度较低。其次繁华热闹,除妖之余还可以游玩一番。最后,大户人家出手阔绰,除了交给山门请托的费用,完事之后的谢礼也往往丰厚,而这都是给除妖者本人的,足够小赚一笔。

        沈老帮楚梁挑的,就是这么个活计。

        “楚少侠好!”

        “明员外好。”

        “楚少侠辛苦了!”

        “为百姓服务。”

        “……”

        楚梁御剑来到邢州城外,而后走到城中明员外的府邸讲明身份,立刻就受到了热情的接待。

        明员外是个身材瘦削的中年男人,气质儒雅,颔下有短须,给人印象倒是不错。就是眼窝发黑,神情憔悴,看上去被折磨得不轻。

        “有你这蜀山派的少侠来了,我们家可就能安宁咯。”明员外一路拉着楚梁,到堂前坐下,吩咐下人斟茶倒水,而后感慨道。

        “还是先请讲一讲具体情况吧。”楚梁微笑道。

        “唉……”明员外叹口气,道:“我明家祖辈都是积善之家,也不知为何会遇上这等怪事……”

        “就是三日前,府外开始有诡异的猫叫声,凄厉哀婉,瘆人之极。两日前,那猫叫声出现在了我家前院,有府中家丁亲眼看到了那妖物,周身血气滔天!到得昨日,那猫叫声已经来到了我家后院!我夫人都受到了惊扰……”

        “少侠……”他恳切地看着楚梁,“若是再不阻止它,恐怕今夜就要入我家杀人了啊!”

        明员外的行动也算是快,在第二日就跑到城外道观寻求帮助。

        通常这些香火繁盛的道观寺庙,不是有修行者驻扎,就是与某一座仙门有所联系,否则也无法做大。邢州城外的这座道观,就与蜀山派联系密切,所以这个任务的请托也第一时间到了蜀山换剑阁。

        “嗯……”楚梁闻言,沉思片刻。

        这种只在夜间出现……一步步向前试探……不像是妖,倒像是灵,也就是所谓的“鬼”。

        毕竟妖物如果修为有成,灵智与人无异,做事也不会这样难以捉摸。只有修为不高的鬼物,因为死过一次灵智缺失,才有可能受到生前怨念驱使做出一些奇怪的举动。

        像是这只猫妖……

        就有可能是一只死去的猫灵。

        想到这,楚梁便问道:“府上前几日,可曾打死过猫吗?”

        “自是不曾……”明员外摇头道:“我家夫人极有爱心,向来善待动物。周围流浪的野猫野狗,也一向派家人悉心喂养。”

        ……

        楚梁来到时,就已经是下午,问问具体情况再四下巡视一番,就已经临近天黑了。

        府上赶紧设宴款待。

        毕竟再晚一点,猫妖就该上线了。

        席上珍馐美宴自不必说,明员外和楚梁坐在那里,身后各有一名侍女服侍,都是银剑峰上绝对享受不到的待遇。

        只是等了好一会儿,人还未齐,又有侍女来报道:“老爷,夫人说她身子不适又有些加重,实在无法来赴宴,还请楚少侠与老爷勿怪。”

        “呀……”明员外立刻满脸焦急,站起身来,看看楚梁,告罪道:“楚少侠莫怪,我先去看看我家夫人,去去就来。”

        说罢,就把楚梁扔在这,一路小跑回后院去了。

        楚梁倒也不以为恼,只是微笑道:“明员外与夫人感情真是好。”

        “是啊。”旁边侍女不无艳羡地说道:“我家老爷与夫人成亲十年了,依旧如胶似漆。前些年夫人因病无法生育,还劝老爷纳妾生子,可老爷至今都不肯纳妾。”

        另一名侍女也感慨道:“只有夫人这般人美心善的女子,才当得起老爷这么情深义重吧。”

        片刻之后,明员外又急匆匆赶回来。

        “夫人没大碍吧?”楚梁问道。

        “无妨,只是这几天邪祟作乱,夫人受到些惊扰,身子不适。只要能除了此妖物,自然就好了。”明员外道。

        “我必竭尽全力。”楚梁道。

        酒席未完,就听外面一阵风声。

        阴风伴随着妖气,隆隆席卷起来,嘭的吹开堂门,将宴席碗筷卷得噼啪作响。

        “是那猫妖,它又来了!”明员外惊呼一声。

        楚梁立刻身形一掠,来到门前,仔细感受了一下这股气息。

        阴气很重,有鬼物。可又杂着妖风浓烈,莫非……

        “有些古怪,你们先躲……”楚梁回过身,想要劝明家的非战斗人员先躲避好。

        可是一回头,就发现整座宴席厅堂空空荡荡,除了自己哪还有一个人影。远远风中传来明员外留下的声音,“楚少侠,靠你了……”

        好嘛。

        跑得是真快啊。

        先前还担心明家人的安危,现在他觉得自己的担心完全是多余的。就照这个逃跑速度,估计整座邢州城都被妖怪攻陷了,他们也不会有事。

        “喵嗷——”

        来不及多想,一声刺耳的尖锐叫声已然响起,着实凄厉慑人。

        “呔!”楚梁清喝一声,飞剑手环一扬,化作长剑握在手里,走出厅堂。

        一眼,就看见了外面的滔天血气!

        在宅邸的院墙之上,正弓身趴伏着一只猫脸怪物,一双异瞳,泛着死寂的白。满脸黑毛沾满污血,看上去十分幼小。最奇怪的是,这妖物虽然是猫头,身子仿佛是人类婴孩儿,满身污血,却没有毛发。

        狰狞可怖!

        楚梁见之,都不由得心头一紧。

        此物……。

        是怨灵,即怨气滔天所化鬼物!又是婴灵,即是未出世的婴孩死亡,怨气比寻常鬼怪更强十倍!还是妖灵,即妖物死后化鬼!

        难怪它如此诡异,怨灵、婴灵、妖灵……每一种单独讲都算是鬼物之中较为特别的存在。

        而眼前这只根本就是……

        叠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