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请公子斩妖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三章 蜀山三害 【为盟主“大片不能晚上看”加更】

第三十三章 蜀山三害 【为盟主“大片不能晚上看”加更】

        蜀山派一直流传着蜀山三害的说法,即蜀山上下最想打的三样东西……是为麻将、火锅、帝女凤。

        西南大地雅好搓麻,蜀山自然也不例外。

        曾经蜀山派好打麻将是在九天十地中都出名的,蜀山派引领修仙界的那个鼎盛时期,甚至有人开始探讨打麻将这种活动是不是对修行有什么帮助,相当离谱。

        后来蜀山开始走下坡路,才开始对这种容易荒废修行的娱乐活动大力封禁,只不过……屡禁不止。

        时至今日,打麻将仍旧是蜀山派最受欢迎的娱乐活动之一,只不过要控制在合理范围以内。

        十年一度的蜀山峰会上,除了诸峰大比这种正式项目,还会有蜀山麻将大赛、飞剑竞速大赛、灵宠搏斗大赛等等娱乐项目,其中麻将大会的竞争历来是娱乐项目中最激烈的。

        至于火锅,也是流行于西南大地,蜀山难以免俗。

        但是打火锅为什么会成为一害?

        皆因这种吃法实在太过包罗,蜀山上流传着万物皆可打火锅的名言。曾经,蜀山的火锅一度发展出了“无辣不欢”和“无奇不有”两大特点。

        只有你想不到,没有蜀山下不了。飞禽走兽,妖魔鬼怪……甚至一度出现了恶性攀比,蜀山弟子争相捕捉珍稀妖兽,想要在火锅里吃一口新鲜的。

        可谓是今天你下龙肝、明天我下凤髓,小小一口锅,内卷相当严重。卷着卷着,就把许多妖兽卷进了锅里。

        那些年江湖盛传,蜀山人什么都吃。

        别的门派看见妖兽,想的是买卖还是杀害;蜀山弟子看见妖兽,想的是红油还是清汤。

        最后还是当代掌教亲自下令禁绝这种恶劣行为,才止住了不正之风。

        前两害由来久矣,最后一害帝女凤则是早年间添的。

        在帝女凤年轻的时候,当真是蜀山恶霸,横行霸道,偏偏这厮又极其能打,同辈的弟子少有没挨过她欺负的。

        后来竞争诸峰主的时候,谁也不支持她,但她就是有问道境的修为,令人无可奈何。

        蜀山三十六峰峰主,多半还都处于第六境法体境,有问道境修为的也就是十个左右。而单论战力的话,帝女凤在诸峰主中还不是排前十,是至少前三!

        事实上,从没有哪个峰主敢放言自己能打赢帝女凤。

        万幸,自从她当了峰主之后,就收敛多了。近些年已经很少听到帝女凤闹事的消息,以至于一些小辈弟子有些都不太清楚这一害的由来。

        ……

        今日此间,就有几位蜀山小辈,在打完麻将、吃着火锅、聊帝女凤。

        “老大你要来硬的?这可绝对不行。”跟班甲大声道。

        云遥峰的一座木屋内,一锅红油翻滚,肉片、鱼丸上下起伏,香气四溢。

        跟班乙夹着一勺毛肚,七上八下,迅速拿出,夹到碗里。

        商子良则端坐在那里,愁容满面,“有什么不行?你们不是查完了吗,那楚梁不过小小神意境初期修为。我已然神意境巅峰,正在铸造金丹,不日即可突破。我跟他来硬的,那是十拿九稳吧?”

        先前他在传剑堂中看见徐子晴与楚梁形色暧昧,还伴随着奇怪气味,心生怀疑。

        后来经过一番调查,发现两人先前确实刚刚一起出过任务,而且任务过程中交情不错……商子良顿时气急,想要上门去警告楚梁远离徐子晴。

        “老大诶……”跟班甲劝道:“你光知道楚梁是神意境,那他师尊可是帝女凤啊!”

        跟班乙捞了一大筷子肥牛,涮着麻酱美美下肚。

        商子良道:“他师尊是帝女凤,我爹也是峰主,难道还会怕她不成?”

        跟班甲沉默了一下,但眼神中的意味毫无疑问……大概是会怕的。

        云遥峰主尚书文在诸峰之中并不以修为见长,向来为人儒雅,行事温和。这与帝女凤,简直就像是反义词……

        “如果是旁的峰主,可能会顾及你爹的面子,也不跟老大你计较了。但是那帝女凤……她可从来没给过谁脸,万一真得惹怒她,谁能说得准发生什么?”跟班甲苦口婆心劝道。

        跟班乙又捞了几块豆泡与黄喉。

        “那你说怎么办?”商子良问道。

        “老大,咱们倒也不全是怕他师尊,就说你莫名找上门去,让他远离子晴师妹,不行便打上一顿……这事怎么说都不占理。”跟班甲冷静分析道,“要我说,咱们还是暗中行事比较稳妥。”

        跟班乙挑起一大条青菜。

        商子良蹙眉沉吟,“暗中行事?可我就是想警告他,这种事怎么暗中?”

        跟班甲道:“咱们不如用计让他吃上一点亏,之后再留信警告他……如果再靠近子晴师妹,今后还会有苦头……但是咱们又不暴露身份,这样就算他师尊想帮他出头,也找不到我们头上,如何?”

        跟班乙站起来捞了捞锅底的碎肉。

        商子良嘿嘿一笑:“可以,那你说咱们怎么让他吃亏?”

        跟班甲也笑道:“这个我先前就想到了,老大,你还记得白泽吗?”

        商子良看着跟班甲狡黠的眼神,怔了怔,随即也露出会心一笑,“可以啊你,有点子智慧。”

        两人三言两语定下计策,商子良这才转忧为喜,便又感觉胃口大好,抄起筷子准备吃点东西。

        然后就看见锅里空空如也。

        “嗯?菜呢?”他发问道。

        “是啊,菜呢?”跟班甲也没注意。

        “不知道啊。”跟班乙也一脸茫然地摇摇头:“感觉还没开始吃就没了。”

        ……

        楚梁回到自己的小屋,打坐运功修炼了一阵。虽然现在有大头娃娃,但自己若有闲暇,实打实的修行也是不可懈怠的。

        约莫过了两个时辰,再掏出拘魂令看了看,里面并没有什么什么新消息。

        似乎在那名煞不发话的时候,魂域之中还是很安静的。

        想想也是,这些魔道修者平日里行走在阴影之中,俱是冷酷狠辣之辈,想的都是生死大事,哪会来那么多闲情逸致水群。

        再看看外面的石桌,上面多了一封信,应该是自己运功的时候送来的。

        他抬手将那封信摄过来,打开一看,只见上面写着两行小字。

        “楚师兄,酉时三刻,我在宝塔峰等你……徐子晴。”

        “嗯?”楚梁看到这封信,疑惑了下。

        这是徐子晴写的信?

        “这封信若真是徐师妹写的,那她……”楚梁思忖着道:“写字可够丑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