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请公子斩妖在线阅读 - 第三十五章 腾空的少年和嗦粉的姑娘

第三十五章 腾空的少年和嗦粉的姑娘

        咕噜噜、咕噜噜。

        小铜锅里红油翻滚,热气腾腾,整座洞窟芳香四溢。

        长发轻束的女子坐在锅边端着大碗,正在大口嗦着细粉。也正是这个当口,外面一道银色闪电飞腾进来,女子顿时仰起大眼睛去看。

        惊。

        楚梁进来时,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场景。

        这是一座不算大的石窟,虽隐在瀑布之中却颇为干爽。石壁上有许多发光的氤氲玉石,加上诸多透气口,是以通透明亮。

        洞窟内没什么旁的摆设,只有一边摆着一张桌子,桌上铜炉火锅小酒杯,颇为惬意。桌边一张白石床榻,榻上铺着软垫。

        容貌绝美的女子,一只脚搭在地上,一只脚蜷在榻上,左手环着膝盖在胸前抱着,端着碗,右手用筷子夹着一大口粉在嗦。楚梁进来的时候她由于惊讶,动作停了一刹,那些粉还悬在那里。

        好像外面的瀑布。

        她的头发只是简单束在背后,有几缕发丝飘到耳廓,侧颜完美似水墨勾勒。眉目清冽恰到好处,肌肤好似打着一层柔光。可能是因为吃得太辣,两颊还带着红晕。

        看甩动的那条长腿,她的身量应该也很高。但肌骨匀称,穿着素白色的轻便常服,看不出一丝赘肉。身姿窈窕起伏,有如山水连绵。

        一个美得出尘的女子,即使她此刻坐姿大咧咧、嘴里叼着粉、目光有些呆……依旧是令人惊艳的。

        看清一切之后,楚梁的身子尚在空中,随着白泽幼崽一起腾跃。

        腾空的少年和嗦粉的姑娘,完成了人生第一次对视。

        然后。

        嘭。

        白泽幼崽落地,它似乎很是兴奋,载着楚梁就来到了女子的身边,围着她欢欣跳跃。

        女子这才回过神来,连忙嗦了一大口:“嗉噜噜——”

        她吃完这口粉,擦了擦嘴,这才重新转回头。

        这个时间里,楚梁也已经拍着白泽幼崽的脖子让它停下,然后翻身落地,站直了身子。

        两个人对视一眼,都有几分尴尬。

        只有白泽幼崽仿佛毫无情商一般,感受不到两个人类的尴尬,依旧在旁边快乐地转圈圈。

        “抱歉……”楚梁还是先开口道:“这白泽突然让我上去,谁知道为何突然带我闯入此间,搅扰姑娘了。”

        确实是搅扰了,想必没有哪个小姑娘会希望自己大力嗦粉的样子被人看见吧……

        “没事……”女子也是措手不及,眼见楚梁这么有礼貌,她倒是也不好不客气。

        只是转过眼看向白泽幼崽的时候,目光里有肉眼可见的羞恼和愠怒。

        正在那蹦蹦跳跳的白泽幼崽被她一瞪,顿时身子一僵,表情也有些僵硬,眼珠飞转,似乎是在思考自己做错了什么。

        楚梁看着女子,突然问道:“师姐你是不是姜……”

        蜀山上下,提到容颜绝美,最先被想起的自然是那个名字,有姜仙子之称的姜月白。

        而楚梁曾在通天峰远远看见过一次姜月白,身形面貌,都与眼前女子一般无二。

        只是那时的姜月白气质清冷、飘飘若仙,和眼前的嗦粉姑娘比较难对上,他也是多看了几眼才想起来。

        “不是!”女子立马扬眉大声否认。

        楚梁眨眨眼,可是我还没说是谁呢……

        ……

        “不应该呀?”、“为啥啊?”、“这不合理!”

        树丛中,商子良带着他的卧龙凤雏凑在一堆,三个人脸上都写满了问号。

        虽然已经过去了很多天,但是他们仍旧记得当日白泽幼崽带给他们的惨痛虐待。

        他们只不过是在宝塔峰上走了几步,就被一旁冲出来的银色闪电掀翻,然后暴踩、狠踩、不停地踩……

        一直踩到三个人都在地上哭爹喊娘,白泽幼崽才一犄角一个,把他们三个全都顶飞上天,甩出宝塔峰。

        但是他们也没有怨言。

        毕竟那是传说中的镇山神兽,它是蜀山守护神的后代!而它,未来也将成长为守护蜀山派的存在。

        可是……

        你打我们可以,你只打我们就过分了吧?

        好不容易将楚梁引到这里,结果……你看看你那一副不值钱的样子?!

        还像个脾气暴躁的镇山神兽吗?

        当看见白泽幼崽将楚梁扑倒,三个人的心里是沸腾期待的。

        谁知道紧接着就看见它开始对着楚梁又蹭又舔,它每舔楚梁一下,商子良就感觉自己的脸又被它踩了一下。

        这就算了……

        它居然还主动让楚梁骑乘?

        这可是神兽!

        神兽让人骑乘代表的意义,与寻常坐骑完全不同。往大了说,甚至可以理解成对蜀山气运的承载。

        当然,仅仅是一只白泽幼崽也不至于到这种地步。

        但仍旧让人很难接受。

        “唉……”商子良长长叹一口气,“到底是什么呢?”

        跟班甲沉思良久,缓缓道:“老大,你说有没有可能……是因为他长得英俊?”

        思来想去,他也只能想到这一种可能。

        啪。

        商子良抬手给了他一记大比兜,“你意思是说我不够他英俊吗?”

        “当然不是,只是……”跟班甲捂着脸解释道,“只是有可能白泽不喜欢你这一型……”

        商子良没好气地转过头,看向跟班乙:“你怎么看?”

        跟班乙摸摸头,道:“我饿了。”

        “我去你的。”商子良抬起一脚将跟班乙踹翻。

        三人正在这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突然感觉头顶一暗,一团硕大的黑云笼罩了上方。

        “嗯?”商子良抬起头,就看见一片鳞甲狰狞的乌黑云彩,当头落下。

        似乎是有一头巨型妖兽要落地。

        “宝塔峰有镇妖塔遗留的气息,从来没有妖兽敢踏足此处,这是怎么回事?”商子良纳闷了下。

        “老大,咱们要不还是先别想这个吧?”跟班甲仰头看着那越来越近的黑云说道。

        “那要干嘛?”商子良问。

        “先躲一下啊,万一被砸到怎么办?”跟班甲道。

        “哼,你问问它敢吗?”商子良不屑一笑,“放眼整座蜀山派,谁家坐骑敢落在我商子良的头……”

        轰嘭——

        林木催塌,地动山摇。

        这似乎是一头体长七八丈、身高两丈有余的巨型蜥蜴,只是额前生着一双峥嵘肉角,背上长着狭长双翼,鳞甲宽厚暗沉,带着诡异的纹路。

        它一屁股落地,之后用于笨重身躯完全不符的敏捷速度,仿佛贴地飞行一般,迅猛朝前掠去,转眼消失。

        原地只剩下一片被它压平的狼藉坑洞,坑洞中隐约埋着人形。

        一个、两个、三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