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请公子斩妖在线阅读 - 第七十五章 小侯爷

第七十五章 小侯爷

        “哼。”小姑娘轻轻哼了一声。

        “要是你们帮我找到姐姐,我就谢谢你们。要是你们骗鱼,今后你们就是二号坏蛋和三号坏蛋,我永远不会原谅你们的。”她大声威胁道,只是不安分的眼神暴露了她的心虚。

        “二号坏蛋和三号坏蛋?”林北好奇地问道:“那一号坏蛋是谁啊?”

        “头号大坏蛋是我们在原本的家园,经常来扰乱我们生活的一个修行者。”柳小鱼提起来,仍旧忿忿的语气,“他……”

        她看了一眼楚梁,道:“他和你长得有一点像,但是比你丑,身子又细又高、体型又胖又扭曲……就像个大怪物,特别可怕。”

        “我增长法力的时候就想,今后我要是再遇见他,一定要打他一顿!”

        “好。”楚梁笑了笑,“如果今后再遇见那个大坏蛋,我们一起帮你打他。你就放心吧,我们蜀山弟子绝对不会是坏人。”

        当晚,他们就找李家庄的人给小姑娘安排了一个楼上的房间,让她暂且歇息下。

        楚梁还一直留意着那边的动静,想着小姑娘有没有可能是撒谎、或者连夜逃走之类的。结果她安安稳稳一觉睡到了大天亮,看来这条鱼还是颇为没心没肺的。

        第二天,他们去找到了崔管事。

        “哎呀!”崔管事一觉醒来,听说二人不止抓住了妖怪,还抓住了两个,顿时喜出望外,“二位少侠一出马,当真是尽显蜀山的九天风范!这才不过一夜,就将我李家庄的问题全部解决,当真是厉害!”

        “还算运气不错。”楚梁微笑,接着讲了一下昨晚的详细情况。

        提起那装神弄鬼的修行者,崔管事自然无比愤慨,“那景悦轩可真是卑鄙,竞争不过我们,尽搞这些歪门邪道。”

        提到柳小鱼的姐姐时,他则也有些茫然,“一只鱼精吗?那我们这里肯定都是没见过的,这么多年我们这也就闹过这一次妖精。”

        “不一定是妖,她姐姐可能没有显露原形,只是以普通女子的身份来到这里的。”楚梁提醒道。

        “好,那我帮忙打听一下。”崔管事也好说话。

        林北问道:“那妖怪的事情解决了,咱们承办南音坊表演的事情是不是也有谱了。”

        “嘿嘿,八九不离十吧。”崔管事笑道。

        “那我们就顺便再多住几天,等看完表演再走啦。”林北笑道。

        “那自然是要的。”崔管事赶紧道。

        楚梁瞥着这厮的嘴脸,摇摇头,他算是看明白了,打从一开始这厮就是打着出差的名义公费旅游来了。

        什么除妖?

        那才是顺便罢了。

        ……

        景悦轩。

        在沁南江上做画舫生意,船上不外乎吃喝玩乐,类似青楼一样的行当,也是南关城文人雅士的一大聚集场所。

        这一日的景悦轩里,最大的一艘画舫整个被人包下。一间装潢精致华丽的包间内,正举办一场盛宴。

        席间人员虽多,但主宾其实只有两人。

        在主人位上坐着的,居然是一位看上去年纪很轻的少年人,一身锦袍玉带,唇红齿白,眉眼风流,颇为俊秀。

        在他的对面,则是一位看上去人高马大的粗豪汉子,一身衣袍虽也是华贵,却掩盖不住那股杀伐果断的江湖气质,更遑论粗糙的脸上那深深的一道刀疤。

        除了这两人,其余人都不过是随从陪客罢了。

        “久闻东鲸帮大名,今日得见薛大哥,果然是满满的江湖豪侠风范,令人倾慕。”那少年人微微笑着,端起手中玉质酒杯,轻轻一敬。

        那汉子则是哈哈一笑,毫不迟疑将杯中酒一饮而尽,接着笑道:“我是粗人,不会说那些漂亮话。要是有什么不通礼节的地方,还请小侯爷莫怪。”

        “诶,薛大哥是客人,客人怎么能有错处呢?”被称为小侯爷的少年人又笑道,声音温文尔雅。

        “近日里我们鲸帮内风声很紧,总帮主那边的人盯我们很严,我们东鲸帮的蒋帮主勒令我们一切见不得光的产业都收敛一些。所以程堂主不敢过来,只能派我过来谈事。”薛姓汉子又解释道,“绝非有对定山侯不敬之意。”

        “鲸帮的境况我们也有所耳闻,可以理解的。”小侯爷点头道。

        近日鲸帮的风云变幻已经等了九州风云策,自然无人不知。东鲸帮蒋神廷手下有四大金刚,俱是他的左膀右臂,禹朝东域响当当的人物,其中一位金刚名为程敢。

        眼前这位汉子名叫薛虎,就是程敢手下的得力干将。

        “可是呢……”小侯爷又话锋一转,“叫你们运货去江南,不是刮风就是下雨,这已经多少日子了……”

        “是不是需要给我们一个解释?总不能是程堂主不好意思出来,就叫你过来扛吧。”

        “程堂主的意思是,走完这一趟之后,咱们的生意就先放一放。”薛虎讪笑道,“如今正是关键时期,我们不能给总帮主那边抓住把柄,万一那样的话,无论是总帮主还是蒋帮主,都饶不了我们。”

        他说的很清楚。

        如今鲸帮总帮主许灞山与东鲸帮的蒋神廷正明争暗斗,程敢身为蒋神廷的手下,如果做事情不对被抓住把柄,很可能就被对手拿来做文章,相当严重。

        可小侯爷却露出一丝不解的神色。

        “薛大哥,你们如今紧要关头,不正是需要支持的时候。”他悠悠说道,“这个时候把咱们的生意断了,可不大好吧?”

        “不是断了,只是暂且搁置,等这次事情结束了,蒋帮主上位,程堂主自然还会再联系侯爷的。”薛虎答道。

        “蒋帮主如果上了位,那程堂主自然水涨船高,恐怕到时候就瞧不上我们这些生意了吧?”小侯爷笑问道。

        “那怎么会呢……”薛虎立马摆手。

        “程堂主不是不知道,这几年咱们的生意摊子越做越大,禹朝南域已经有十几家皇室勋贵参与进来,我们定山侯府只是一个代表而已。”小侯爷道:“如果突然少了你们东鲸帮的线,那一时间肯定也找不到第二家像你们这样的合作,这会让我们很难办啊?”

        “哈哈,还请小侯爷谅解。”薛虎面露难色,“程堂主只是让我来接这最后一趟的船,以及跟你们商量一下这件事情。眼下情况如此,暂时搁置,过段时间还有重启的可能。如果一直顶风做下去,不论是被谁抓住都没有好果子吃,你们也要考虑一下我们的难处嘛。你给我压力,我也很难办。”

        “难办?”小侯爷嗤笑一声,“那就不要办了。”

        他霍然起身,道:“薛大哥,你最好给程堂主回封信,好好讲一下我们的意思。生意不是你们想做就做,想不做就不做。想突然抽身,没有这么容易的。”

        说罢,转身离席。

        只留下薛虎坐在原位,面色阴晴不定。

        ……

        那小侯爷带着人马迤逦下船,之后乘马车一路入城,来到南关城内一座府邸之前。

        定山侯府。

        府邸气派巍峨,门前街净无尘。

        他走入深深的庭院之中,进门先问,“我爹回来了吗?”

        “侯爷还没有回来。”立马有人答道。

        小侯爷点点头,没有多说,一路直奔后院庭园,转过回廊,来到一间房外,轻轻敲了敲。

        “夏安?是你吗?”里面响起一个喜悦的女子声音。

        “是我。”小侯爷答道。

        吱呀一声,门立刻被打开,露出一张惊喜的脸庞,门里的少女肌肤雪白。

        “你怎么去了这么久……”将小侯爷迎进来,女子的语调带着几分娇嗔,“我在这里谁也不认识,我想去找我妹妹……”

        “侯府事务繁忙嘛,乖,南关城这么大,你一个人去找无异于大海捞针。我已经差人帮你全城打探你妹妹的消息,很快就会有下落的。”小侯爷轻声安抚道。

        “好吧……”女子轻轻点头,又担忧地问道:“你每天出去这么久,是不是又会认识很多别的女孩子啊,你不会喜欢上别人吧?”

        “怎么会呢?小傻瓜。”小侯爷握住她的手,柔声道:“你是我见过最特别的女孩子,我一辈子只会爱你一个人。”

        ------题外话------

        早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