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请公子斩妖在线阅读 - 第三十二章 暗流涌动 【新书求月票!】

第三十二章 暗流涌动 【新书求月票!】

        尴尬了。

        话一出口楚梁也意识到自己可能有所失言,姜师姐前面刚说她是神霄少阴金丹,自己紧跟着就说想要跟神霄少阴金丹双修,听起来着实是有些奇怪。

        不能细想。

        但又没法解释。

        难道说你完全误会了,我是要跟娃娃双修,不是跟真人?

        唉。

        他也只能打个哈哈,笑道:“我就随便一问,对了,这两天我的符道剑诀又有进境,已经修炼成三符剑了。”

        “哼……”姜月白的目光轻悠悠挑走,似乎对楚梁进境神速这件事已经习惯了,只是云淡风轻地道:“使出来我看看吧。”

        楚梁霍然起身,祭起飞剑。

        他对符道剑诀的钻研也是一直没停过,近日修成了较为艰深的雷之符文,雷法天生克制阴诡邪祟,此符对于诛邪辟阴有所奇效。

        之后不久,他便炼成了三符剑。

        果然先前经过习练之后还是无法进步,并非他悟性不足,而是修为不够。随着他修为进步,能施展出的符文数量也紧跟着提升。

        嗤嗤嗤——

        剑光凌空,楚梁有意向姜月白展示成果,便将风、火、雷三道符依次画过,也只在瞬息之间,接着一指向前。

        轰!

        这三道符文合在一起有如天雷地火,轰然间炸出偌大一片坑洞,威力比先前又大了几倍。

        随着楚梁修为的逐渐精深,符道剑诀的威力终于渐渐显露出来。

        姜月白看了,似乎并没有什么情绪,只是觉得稀松平常,轻轻点点头,道了声:“还不错。”

        对于她的平淡反应,楚梁倒是没什么意外。毕竟,即使自己自认为进境很快、威力很大,那也只是相对于自己来说。对于姜师姐来说,也不过是小打小闹罢了。

        她忽然又问道:“你不是铸造了一把霄云古剑的仿品吗,怎么不用?”

        “啊……”楚梁一笑,翻手取出无尘剑,道:“我是怕平时太过招摇了,就先收了起来。”

        他确实不希望自己有这般宝剑的消息传出去,但姜月白本身就知道这件事……毕竟这就是人家亲师尊的神剑仿品。

        所以在她面前拿出来倒也没什么。

        姜月白双指轻轻摩挲了一下无尘剑通明的剑身,眼中带光,“果然是宝剑,我都没有霄云古剑的仿品,居然叫你先拿到了。”

        “终究是外物罢了,像我纵使手持神剑也远远不及姜师姐厉害。”楚梁笑道。

        “你只要潜心修行,相信境界追上来的日子不会太远。”姜月白由衷道。

        “追上姜师姐可不简单呢。”楚梁附和了一声。

        “咦?”姜月白眉头一皱,隐约觉得有些奇怪。

        楚梁又紧接着一转话锋,道:“希望到时候姜师姐可不要把我当竞争对手,就不教我神通了。”

        “放心吧,起码到那时候你该学的也都差不多了。”姜月白没好气地瞥了他一眼,淡然道:“你先努力结丹吧,等你到了金丹境,我就教你仙法。”

        楚梁顿时眼湛精光:“多谢师姐!”

        又过一会儿,二人就此告别,楚梁回返了银剑峰,姜月白则在此地多停留了一阵。

        她看着山壁被楚梁轰击出的坑洞,先前的云淡风轻消失不见,转而代之的是一副略显迷惑的神情。

        “他怎么能修炼得这么快?”

        “难道我祖传的仙灵体是假的吗?”

        “不应该呀……”

        “不能再悠闲下去了,我得闭关。”

        “嗯。”

        ……

        “侯爷闭关疗伤已经数月,冥王宗内风云变幻,眼看就要没有咱们的立足之地了!”

        不知何处的莽莽丛林之中,两名黑袍人正在隐秘会面。

        两人都穿着兜头罩面的黑袍,以秘术阴影遮住容貌,连声音都说不定换过。宗门内规矩如此,能证明他们身份的唯有拘魂令。

        区别就是,左边一个黑袍人的胸口刺着金绣的“南”字,右边那位黑袍人的胸口则刺着“西南”二字。

        冥王宗宗主麾下,有左右护法、四殿幽冥。右护法紫金侯所部有八方接引使、二十四名地煞使、七十二路拘魂使。

        而眼下两人,便是南路接引与西南接引,似乎正在因为什么事情争执着。

        “这个时候,你还要我带着所有人跟你进镇南域山冒险?”

        西南接引颇为激动,大声说道:“若是人手有所折损,咱们连来日翻盘的资本都没有!”

        对面的南方接引则不疾不徐,缓缓开口:“八方接引,有四个都投靠了旁的殿主,咱们留下来的人更应该同气连枝。北溟殿已经给我下了最后通牒,不归顺、便是死,我相信你也收到了吧?”

        “我收到的是红衣殿发来的威胁。”西南接引道。

        “你我都是不想背叛侯爷,但此刻侯爷不能露面,我们若是继续如此等待,那不是坐以待毙?”南路接引道:“我是想挣扎求活!”

        “你所谓的挣扎求活,就是进镇南域山的险地之中,摄取那莫须有的大能魂魄?”西南接引的语气中充满了浓重的质疑。

        “何为莫须有?”南路接引断然道,“我确信那其中就是有一道沉睡的大能魂魄,但是凭我个人之力无法靠近。只要我们合力将其摄入冥府天书,绝对可以炼化成一道堪比第七境的战魂。届时纵使是四殿殿主,也要忌惮我们,如此方能坚持到侯爷出关。”

        “你真的是出于对侯爷的忠心吗?”西南接引语气中充满狐疑,“怕不是有了第七境战力,即可自立门户。”

        “我对侯爷忠心耿耿!”南路接引立马道,“若你怀疑我,届时那道魂魄可以存入你的冥府天书之中。只要你发誓,绝对不会背弃紫金侯!”

        西南接引闻言,只是摇摇头。对于强大的诱惑他并没有心动,而是瞻前顾后考虑风险。魔教中人死在同门手上的,并不会比死在外人手上的少很多。

        之所以魔道仍然坚挺,就是因为急功近利者永远有很多,有源源不断的新鲜血液自愿补充进来。然后其中天真的那部分很快就会成为养料,滋润奸诈狡猾那一部分。

        禁不起诱惑,往往就是天真的表现。

        所以西南接引对此十分警惕,他很怕自己一个不慎就中了什么圈套,成为了别人的猎物。

        “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南路接引继续劝道,“到时候我会带着人在前面开路,你可以保存力量,在我需要帮助的时候再出手。我一向是对侯爷最忠心的人,你应该相信我的诚意。”

        “那……”西南接引的口气略有松动,“你对那片险地了解多少?镇南域山里凶险之处太多,若是贸然踏入那些古之禁地,多少人命都不够填。”

        “实话说,了解不多。”南路接引当即答道,语气冰冷森然,“正因如此,我才叫你带齐麾下人马。”

        西南接引自然瞬间领悟他的意思,以他们两个的修为,至多带上几个地煞使也就够了,那些拘魂使根本帮不上什么忙。

        之所以带上,完全是为了让他们用人命探路!

        “好……”西南接引思忖良久,方才吐出一个好字,但自己又不安地念叨了一声:“希望此行无事。”

        南路接引这才笑道:“绝对没事,只要归来你我手中就会多出一尊第七境战魂,届时……桀桀桀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