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书楼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火力为王在线阅读 - 第二章 价值所在

第二章 价值所在

        脑子有点儿乱,顺着黑影看过去,高光就看到几个人就在绑匪的房子门口两侧,正在用标准的室内战进入队形冲进了自己刚刚走出的房门。

        第一个冲进房门的人仰天倒了下去,但第二个跨过了同伴,冲进了屋子,然后枪声快速而密集的响了起来。

        枪声已经响成了一片,还有紧张的叫喊声,但是听不到惨叫声,战斗进行的很快也很激烈。

        高光本是想站起来的,但是他听到了咻咻的破空声,这是只有子弹在身边近距离飞过时才能听到的声音,于是高光没有站起,而是纹丝不动的躺在了地上。

        枪声很快就停了下来,战斗只持续了十几秒钟就宣告结束,这场战斗发起的突然,结束的也非常快。

        这时候有人端着枪回到了屋子门口,俯身摘下了倒地同伴的头盔。

        那个中弹的人肯定死了,因为子弹从前额打入,后脑穿出,头盔里全是血和脑浆,只是子弹没能穿过头盔在脑后的那一层。

        高光看的清楚,听的清楚,他甚至都能看到头盔上那个小小的弹孔,因为他就在距离门口不足五米的地方。

        摘下了战友头盔的人先是骂了句脏话,随即就有气无力的道:“伙计们,野牛死了,我们有麻烦了。”

        而这个时候,屋里有人再次大声道:“这混蛋不会说英语,但是人质一定就在这里,乔伊,橡皮,你们两个快速搜索一下,瓶盖,你还站在那里干什么?检查一下有没有活口,然后去警戒!”

        听到里面的人说了什么,站在门口的人立刻道:“船长,这里有个功夫小子就是人质。”

        门口的人应该就是瓶盖了,他走到了高光身前,用脚轻踢了高光一脚,道:“会说英语吗?”

        高光立刻拼命的点头,并抬头用肯定的眼神看着对方。

        这些人不是警察,如果是墨西哥警察的话肯定不会说英语。

        高光也想过是不是该装作不会说英语,他没有太多的犹豫,几乎是下意识的就选择了点头,因为从这些人的对话来判断,要是体现不出什么价值,搞不好立刻就被灭口了。

        “船长,这家伙会说英语。”

        瓶盖先是喊了一声,然后他蹲了下来,伸出一根手指扣住了高光嘴上的胶带猛然扯下后,迫不及待的道:“知道人质都关在什么地方吗?”

        “我会说英语,还会说西班牙语,我不知道人质关在什么地方,但我能帮你问。”

        高光立刻开始展示自己的价值,表明他能给这些人急需的帮助。

        瓶盖脸上带着面罩,看不到他脸上的表情,但高光还是能从他的语气中听出惊喜的感觉:“很好,起来,过来。”

        高光被拉了起来,但是那个瓶盖没有解开他手上的捆扎带。

        再次回到了屋子里,绑匪老大的保镖就躺在地上,但更多的尸体在旁边的房间内。

        看样子那是一间休息室,里面有电视,有两张长沙发,几把椅子,还有个冰箱,而地上却是扔着四具尸体,血流的满地都是。

        绑匪的老大靠在了沙发上,现在的模样很是凄惨,一条胳膊上有个弹洞,鼻子已经歪了,流的满脸是血。

        绑匪老大对面站着一个带面罩的男人,此刻他看向了高光,道:“你是什么人?”

        “我是华夏人,是被绑架来的人质,我能当翻译。”

        简单扼要的说明自己的身份和能力,那个骷髅脸没怎么犹豫,他立刻道:“你可以叫我船长,瓶盖,放开他。”

        一把刀贴着手腕划过,高光的双手终于自由了。

        船长指向了绑匪的老大,道:“简单解释一下情况,这家伙叫桑切斯,他绑架了一个人。”

        说完后,船长随即举起了一个手机,把屏幕对着高光道:“就是这个人,见过吗?”

        手机上是一个看起来二十多岁的年轻男人,典型的墨西哥相貌,高光看了一眼,立刻摇头道:“没有,我没见过这个男人。”

        “那么你知道其他人质都关在什么地方吗?”

        “抱歉,我刚刚被绑来这里,不知道其他人质关在什么地方。”

        船长毫不犹豫的道:“好吧,那你帮我翻译一下,先问他照片上这个人在哪里。”

        这不是高光第一次当翻译,但是跟以往的经历完全不一样,所以高光还是有些紧张的。

        指了指手机上的照片,高光略带着些颤音道:“照片里的这个人在哪里?”

        桑切斯恨恨的看了一眼手机,然后他瞪着高光大吼道:“我没见过这个人,没见过,告诉他们我没见过!”

        “他说没见过。”

        “问他人质都关在哪里。”

        “人质关在哪里?”

        桑切斯身子往前一挺,但他不是看着船长,却是看着高光怒道:“该死的,告诉他们要找的人不在我这里,如果你敢乱说就死定了。”

        高光没有添油加醋,但他也没有完全的翻译桑切斯的每一个字,他只是立刻道:“他不肯说。”

        船长收起了手机,用很低沉的声音道:“橡皮,让他说!”

        立刻有人猛然冲到沙发前,左手揪住了桑切斯的衣服领子,右手却是捏住了桑切斯已经断掉的鼻子,然后立刻开始拧动起来。

        桑切斯想要摇头晃脑的挣扎,可这样让他更疼了,于是他只能顺着橡皮的手顺劲儿扭动脑袋,带着浓重的鼻音惨叫道:“我说,我说!”

        桑切斯声音显得很闷,还有,他屈服的速度比高光预料的要快很多。

        高光不介意让桑切斯多吃些苦头,但是当翻译得有职业素养,所以他立刻就道:“他肯说了。”

        橡皮放开了桑切斯的鼻子,桑切斯先轻轻的吸了吸鼻子,然后才哭丧着脸道:“你们要找的人不在我这里,你,该死的华夏人,告诉他们,我没见过他们要找的人!”

        船长看着高光,眼神满是期待的道:“他说什么?”

        “他说你们想找的人没在里面,还有就是一些脏话,骂你们的内容需要翻译吗?”

        高光绝对有作为翻译的职业素养,但他也想利用翻译的便利让桑切斯吃些苦头,所以他把骂自己的脏话转赠给了船长他们。

        没有得到想要的答案,但船长没有多说什么,他只是很严肃的道:“橡皮,折磨他。”

        橡皮没有再去捏桑切斯的鼻子,而是抽出了一把刀,先是一刀刺进了桑切斯的大腿,然后开始轻轻拧动。

        桑切斯扯着嗓子惨嚎起来,然后他尖叫着道:“看在上帝的份上,不是我干的,你们要找到的人不在这里,和我没关系,没关系……”

        高光翻译了桑切斯的话,于是船长立刻怒吼道:“收了赎金却不放人,还把人质杀了,只有你干过这种事。”

        桑切斯猛然开始挣扎起来,嘶吼道:“不是我!我没有绑架他,该死,我就是在刚转行当绑匪的时候做过那么一次,你们不能遇到这种事就认为是我干的,不是我!该死,我就干过一次!”

        桑切斯语速很快,所以高光听的有些吃力,但是还好,他还能应付下来,翻译的内容还是很准确的。

        听到了桑切斯的话,橡皮狠狠的拧动了刀子,然后他怒道:“现在你意识到信誉的重要性了吗!一次就让你信誉破产,说,人质在哪儿!”

        桑切斯疼的来回扭动,嘴里只是大吼道:“我没有,不是我……”

        虽然桑切斯极力否认自己绑架了人质,但船长不为所动,他抬起手腕看了看表,随后对着橡皮道:“没时间可以浪费了,给他来点儿狠的。”

        橡皮把刀从桑切斯腿上拔了出来,将滴血的刀尖对准了桑切斯的眼睛。

        桑切斯嚎叫着道:“我是给塞塔集团做事的,你不能这样对我,你们想死吗!”

        听到桑切斯的话,高光马上对着船长道:“他说是给塞塔集团做事的,你们这样做会死。”

        船长不为所动,他依然很平静的道:“你可以选择不说,直到你被一刀一刀的切成零碎。”

        橡皮没有急着动手,而是等着高光把船长的话翻译了之后,才把刀往前一推,然后慢慢的拉了下去。

        桑切斯脸被划开了,他再次惨叫了起来,大吼道:“我说!我说!人质都在地牢里,地牢入口就在地毯下面。”

        高光马上翻译了桑切斯的话,然后船长如释重负的喘了口气,随即对着一直在外面的人大声道:“乔伊进来,人质就在这里面。”

        休息室并不大,所以船长的人并没有仔细搜索休息室,而是一直在外面搜索关押人质的地方,以至于没有发现地牢就在这个房间里。

        休息室只有一小块地毯,一眼就能看到,但是这么明显的地方反而被忽略了,直到桑切斯说出了地方之后,立刻有个身材瘦小的人跑过去掀开了地毯。

        发现了地牢入口接下来的就好办了,高光又帮忙翻译了一些细节性的问题,比如下面有没有埋伏,有没有炸弹之类的,确定地牢里就只是关着个人质后,乔伊很快下去,然后没过多久就搀扶着一个人走了上来。

        一个看起来很憔悴的年轻人,他对着身边的人反复的道:“你是来救我的吗?你们是来救我的吗?”

        高光咽了口唾沫,道:“他问你们是来救他的吗。”

        “是的,我们是来救他的,让他安静一些。”

        高光很羡慕眼前这个年轻人,于是他很感慨的道:“他们就是来救你的,你得救了。”

        那个年轻人立刻狂喜,然后他开始不停的在胸前划十字,并开始感谢上帝。

        高光就觉得这个年轻人高低有些不懂事儿,这个时候,难道不是该感谢把自己救出来的人才对吗。

        船长果然很无语的挥了下手,道:“乔伊,把这个蠢货送到车上,我们开毒贩的车先离开这里。”

        乔伊搀扶着年轻人快步走了出去,而船长留了下来,他看向了高光,眼神显得有些复杂。

        高光忍不住后退了一步,一脸紧张的道:“你们救了我,是我的救命恩人,我绝对不会出卖你们的,还有,还有,我是华夏人,你们杀了我很麻烦的,请不要伤害我,我绝不会对警察说起你们的,我保证!”

        船长耸了耸肩,道:“我相信你不愿意主动出卖我们,但毒贩和警察很快会来,不管你落到谁手上,是否开口就不由你控制了,而我坚信只有死人不会说话,所以你要不想死的话,就最好能尽快想个办法能说服我。”

        必须找个双方都能接受的方法,自己不会死,又能打消船长他们这些人的顾虑。

        高光几乎是立刻就想到了一个主意,老祖宗面对这种情况早就有了成熟的解决方案,稍微读过几本书的人应该都知道。

        投名状,纳个投名状就行了。

        高光看了看桑切斯,然后他深吸了口气,低声道:“我打死他!这样我就绝不会把你们供出来,可以吗?”

        船长思索了片刻,然后他点头道:“你提出了一个不错的解决方案,稍等一下,我得录像留个证据……”

        右手端着枪,左手举起了手机对准高光,船长沉声道:“可以了,请吧。”

        高光心里很乱,他不想杀人的,可是现在的局面让他别无选择。

        高光俯身从一个死掉的绑匪手上拿起了一把枪。

        格洛克17,还是格洛克17    。

        这是高光第一次摸到真枪,第一次把枪拿在了手上。

        看到高光的动作,桑切斯开始慌张了起来,然后他声嘶力竭的道:“你们要干什么?你要……”

        不等桑切斯喊出更多,高光猛然举枪对准了桑切斯。

        格洛克17是扳机保险,只要枪膛里有子弹,直接扣动扳机就行,很方便,所以高光在对准了桑切斯的胸口之后猛然立刻就扣动了扳机。

        一声枪响,桑切斯的叫喊声戛然而止,开始艰难的扭动身体。

        看着这个差一点点就害死自己的人,这个没有人性的绑匪,高光的心中只有愤怒和恨意,然后他觉得反正都开枪了,不如多打几枪。

        于是高光抬了抬枪口,对准了桑切斯的脑袋,再次扣动了扳机。

        啪啪两枪,两枪都打在了桑切斯的脑袋上。

        不得不说格洛克17能大卖是有道理的,样子确实丑,但指向性太好了,握感也非常不错,打起来很舒服,让高光这个从未摸过枪的人拿起来也能打的很准。

        人生第一次摸枪,第一次开枪,第一发子弹就打死了一个人,但是高光没有罪恶感,没有害怕,更没有任何心理负担,能够亲手打死一个毒贩和绑匪头子,让他心中充满了复仇成功的快乐和满足感。

        轻吁了口气,高光把枪放了下去,转身看着船长道:“现在可以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