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书楼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火力为王在线阅读 - 第三章 第一次登台

第三章 第一次登台

        让制造问题的人自己提出解决方案,不,让问题本身把自己解决,而且是一点余地都不能留,船长这一手玩的漂亮。

        不知道船长他们到底是什么人,也不知道他们的界限在哪里,但是到目前为止,高光还活着,就说明这些人还是有底线的。

        但是高光现在依然很紧张,因为船长说的那句话很有道理,那就是只有死人不会说话,所以即使他交上了投名状,也得看船长肯不肯收才行。

        船长收起了手机,他对着高光点了点头,沉声道:“你过关了。”

        高光如释重负,然后他不受控制的长舒了口气。

        “谢谢,谢谢你们,非常感谢。”

        除了谢谢高光也不知道说什么了,而船长却是很严肃的道:“不要报警,因为这里是墨西哥,不要停留,你不知道警察和毒贩那个先到,明白吗?”

        高光怔了一下,然后他马上道:“明白,我马上离开。”

        船长往外看了一眼,当他看着橡皮和乔伊把野牛的尸体放进了车里后,对着高光道:“祝你好运,再见。”

        船长没有朝着高光当头来一枪,而是走的相当干脆。

        高光目送船长小跑着到了院子里,拉开了一辆车的车门,而这个时候,靠在院子大门口警戒的瓶盖突然举起了一只手,做了个停止的手势。

        按照正常的做法,瓶盖应该等第二辆车经过他身边时顺便上车离开的,但他突然做了个阻止的手势,这就让高光很难理解了。

        船长他们都有无线通讯系统,有拾音降噪耳机,无论他们说了什么高光都听不到的,所以他无法判断这是出了什么情况。

        刚刚上车的船长又推开车门下来了,然后橡皮也下了车,两个人下车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快速跑向了丢在院里的两具尸体。

        船长和橡皮分别拖动着一具尸体,朝着院子里的黑暗角落走去。

        肯定是出事了,否则的话,船长他们才不会再返回来处理绑匪的尸体。

        这时候乔伊也从前面的车上下来了,他骂骂咧咧的拉开了后座的车门,拉开了车门,开始用力拉拽他刚刚送到车上的人质。

        人质双手抓着车门不肯下车,而且还惊慌的喊叫了起来。

        乔伊看起来瘦瘦小小的,但力气却是不小,他用力把惊恐的人质拖下了车之后,转头对着高光急道:“帮我翻译,告诉这个白痴有毒贩过来了,我们不是想丢下他不管!”

        这个人质确实不太聪明,当然他也是被吓坏了,现在需要有人安抚他不要喊叫,而会说西班牙语的高光就是唯一人选。

        高光拎着手枪跑了过去,他跑到了乔伊身边,从身后一把揽住了人质的脖子,急声道:“把他交给我,我会让他安静下来的。”

        “别让他出声,别让他乱跑,带他进屋里去,想办法让他闭嘴。”

        匆匆的丢给了高光一个难题后,乔伊松开了拖着人质的手,而为了不让人质挣脱,高光只能收紧了左臂的力道,低声道:“我会让他闭嘴的。”

        “我得离开这里,上帝啊,救救我,我们不能留在这里,快跑!快跑啊……”

        那个人质叫的更大声了,接过了重担的高光不能让他乱叫,所以他立刻把左臂用力一勒,用西班牙语对着人质道:“别喊!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阿图罗.拉里奥斯.洛佩斯.科尔多瓦,放开我!我不要留在这里……”

        高光不想知道人质的名字,他只是想用提问的方式分散人质的注意力,但是现在他知道了人质叫做阿图罗,甚至还知道了全名,却没能分散阿图罗的注意力。

        阿图罗已经失去了理智,而且挣扎的力度很大,高光用单手已经无法控制,于是他不得不把手枪往阿图罗脸上一顶,厉声道:“有毒贩过来了,不要再喊了,你……闭嘴!否则打死你!”

        但是高光的威胁没能让阿图罗闭嘴,反而让阿图罗更加歇斯底里的哭喊了起来。

        “我死也不要落到他们的手上,放开我,放开我……”

        也不知道桑切斯给这可怜的阿图罗造成了多大的心理创伤,但是这么乱喊乱叫是要出大乱子的。

        不能再拖延了,高光只能后退半步,然后挥动了手臂,用手枪握把狠狠的砸在了人质的后脑勺上。

        一声闷响,阿图罗立刻就瘫软了下去。

        阿图罗倒下去的干脆劲儿让高光吓了一跳,他从没砸过人的后脑勺,而这么做一不小心就会要人命的,所以他很是担心会不会一下把阿图罗砸死了。

        这要是把船长他们好不容易救出来的人质给砸死了可就麻烦了,高光紧张的看向了乔伊,但乔伊却是什么都没说,只是朝着他竖了下大拇指。

        每个人都有活儿干,瓶盖在院子的门口观望着来车的动静,船长和橡皮在隐藏院子里的尸体,乔伊则是用一把扫帚正在扫地,试图掩盖沙土地面上的血迹。

        就在这时,瓶盖提高了音量道:“距离五百米!肯定是朝我们来的,速度快些!”

        高光拖着晕过去的阿图罗回到了屋里,把阿图罗丢在了休息室的地上后,他跑到了外间。

        护照,手机,还有他的包都还在圆桌上扔着呢,趁着现在还有机会,高光得先把这些东西收起来。

        当高光手忙脚乱的把护照和手机塞进了小包,再把小包挎在身上后,高光先拿起了自己的背包,但是看到了地上的尸体后,他马上又丢下了自己的背包。

        背包里没有什么重要的东西,但是尸体的身边却放着一把mp7冲锋枪。

        先把手枪揣进了裤兜里,然后高光从地上捡起了冲锋枪,而这个时候,船长也冲进了房门。

        船长看向了高光拿起来的冲锋枪,他想要说些什么,但是高光立刻压低了声音道:“我不会乱开枪的,我是……我知道怎么做。”

        高光想说自己是军迷,但他意识到军迷这个身份没有什么说服力,所以他马上改口了。

        说什么也不如实际行动来的直接,高光按下了弹匣卡榫,拔下了弹匣,看了看弹匣的快速观察孔。

        三十发的弹匣里余弹还有二十来发,确认了子弹数量,高光把弹匣重新插了回去,利落的抽出了收纳状态的枪托,扳下了折叠的前握把,做好了mp7的抵肩射击准备后,却是把保险拨到了关闭位置,然后把手指搭在了扳机护圈上。

        这一系列动作都是特意做给船长看的,高光希望传达的信息是他会用这把枪,让船长无需担心他会坏事。

        动作谈不上多么熟练,但是没有任何错误,也没有迟疑,至少看上去还是很熟悉mp7的。

        在任何一场短兵相接的近距离战斗中,一个不会用枪的人拿起了枪,只会给同伴制造更大的威胁。

        反过来,以船长他们目前面临的情况来说,如果能得到一个可靠的加强火力,那么他肯定不会拒绝。

        船长点了下头,他拖着保镖的尸体扔进了休息室,出来之后没有再看高光,而是虚掩上了房门,随即双手端着步枪,躲在了门后一侧。

        船长的动作表明高光得到了用枪的许可,而且船长还把后背亮给了他。

        拿到了枪,还得到了船长的使用许可,就是弹匣里的子弹不算多,高光快步到保镖的尸体边上伸手摸了两把,从保镖的腰上又摸出了一个三十发的满弹匣。

        只有一个备用弹匣,但是也够了,而正在高光把备用弹匣插进腰带时,就听船长突然低声道:“即将接敌,不许在我身后,找个合适的射击位置,等我开枪后再开火。”

        如果船长是在和自己的同伴对话,他不需要说的这么明显,所以高光有些惊讶的道:“你是在和我说话吗?”

        “这里还有别人吗?闭嘴,找你的射击位置!”

        高光精神一振,因为船长向他通报情况,而且说明了开火的条件,那就是把他当成了暂时的同伴,而不是需要防范的敌人,或者是没用的累赘。

        高光准备好朝着毒贩开枪了,别管结果如何,他总不会坐以待毙。

        船长突然再次低声道:“麻烦了,敌人没有直接进入,他们停在了外面,如果我们需要向外突围的话,你跟在我左侧,掩护我的左翼,绝对不许在我身后开枪,明白吗?”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想起了手机铃声。

        船长猛然回头去看,高光也是四下张望,然后他就发现电话铃声是从休息室里发出来的,一个放在了电视机上的手机来了电话。

        船长立刻急声道:“是桑切斯的手机,有人在给桑切斯打电话,敌人有备而来,准备接敌……翻译,去把电话拿过来。”

        前面是通知队友,后面一句就是对高光说的了,高光立刻冲道电视机旁拿到了手机。

        手机还在响,高光看了一眼屏幕上的来电显示,立刻对着船长道:“姓名备注是卡洛斯,是桑切斯的熟人!”

        这时候电话铃声响起已经超过二十秒,但是船长有些犹豫,他无法决定该怎么做。

        开车到来的人没有直接进入桑切斯的院子,而是停在外面先打了电话,这就说明那些人是有所防备的,如果这个电话不接,他们就知道这里一定出了事。

        可是在船长看来这个电话没办法接,因为电话接了,外面的人同样立刻就知道出了问题。

        高光决定赌一把了,他对着船长急声道:“我要接电话,别出声,相信我!”

        来不及解释什么,高光直接滑动了手机上的接听键,而看着高光的动作,船长直接瞪大了眼。

        高光开始了无实物表演,他用气急败坏的声音大吼道:“让他闭嘴!我要接电话!”

        先是大吼了一声之后,高光才把手机放到了耳边,恭恭敬敬的道:“你好,卡洛斯先生,我这里有些乱刚才没有听到。”

        船长带着面罩看不到表情,但他用满是诧异的眼神直勾勾的看着高光,右手端着枪,左手做了个很粗俗的手势。

        船长在无声的骂高光,电话里也有人用非常气愤的语气道:“混蛋,你是怎么回事,警报器为什么会响?”

        高光用极为诧异的语气道:“什么?警报器?没有啊……”

        警报器有很多种,报警方式也有很多种,而高光都不知道桑切斯是怎么发出了警报,也不知道外面那些人得到了什么样的警报,所以他只能含糊其辞的把话只说半截。

        这个时候,高光急于找到他突然中断通话的理由,看到了脚边的尸体,灵机一动之下,他上前狠狠一脚踢在了保镖尸体的后背上,发出了一声沉闷的声响。

        船长听不懂西班牙语,他不知道高光说了什么才对,但就在高光一脚踢出去后,却是突然大声惨叫道:“啊!啊……”

        船长叫的非常痛苦,就好像他真挨了一脚似的。

        配合极为到位,船长制造出了必需的惨叫声,可高光完全没有想到船长会出声,被吓的差点把手机都扔了出去。

        但是很快,高光的惊骇就变成了惊喜,然后他对着船长连连点头,示意船长这两声惨叫喊的非常好。

        毫无迟疑的,高光用谦恭的语气道:“非常对不起,我正在教训一个不懂事的混蛋,呃……你们收到警报了?抱歉,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非常抱歉,卡洛斯先生,我这里有车来了,是你在外面吗?”

        高光没有指望几句话能把外面的人打发走,但他希望能把人骗进来,因为打伏击和强行突围可是完全的两码事。

        依然是含糊其辞,但高光的表演显然已经起到了效果,电话里的男人语气明显放松了许多,道:“你这个混蛋怎么搞的……”

        就在这时,高光就听一个有气无力的声音道:“让我走,让我离开这里,你……”

        高光和船长同时扭头,他们的眼神里都是极度的骇然,因为他们看到晕过去的阿图罗此刻正在试图坐起来。

        用枪柄砸人后脑很容易就死人的,高光以前可没干过这种事,所以他掌握不好力道,也就没敢对着阿图罗下狠手,结果就是晕过去的阿图罗竟然这个时候醒了过来,而且还开口说话了。

        对船长来说最痛苦的是他听不懂高光在说什么,也听不懂阿图罗在说什么,但他知道如果这个时候让阿图罗乱说话可是会要命的。

        船长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他打着手势朝阿图罗冲了过去,而高光和阿图罗之间就隔了一具保镖的尸体,所以高光什么都没想,发自本能的朝着阿图罗就是一脚踢了过去。

        高光这一脚踢在了阿图罗的肚子上,可怜的阿图罗再次发出了一声惨叫,用西班牙语急促的哭喊道:“不要……”

        高光真的无奈了,他两脚连踢,再次一脚重重的踢在了阿图罗的胸口。

        阿图罗猛然捂住了胸口,他没晕,但胸口遭受重击让他无法说话,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躺回地上痛苦的扭动。

        船长已经赶到,他滑跪着扑到了阿图罗身前,一手端枪,一手捂住了阿图罗的嘴,用一个极为困难的姿势阻止阿图罗继续发出声音。

        但是阿图罗的声音似乎起到了良好的伪装效果,电话里的人立刻道:“好了好了,我进去再说,先挂了吧。”

        电话挂断了,什么都听不懂的船长可不知道结果如何,他的眼神看上去都快要疯了。

        高光颤声道:“电话挂了,过关了。”

        船长的眼神表达了太多的含义,先是迷茫,但很快就变成了狂喜。

        高光继续低声急道:“可以说话了,他们收到了警报所以来查看情况,但我成功骗到了对方,现在他们要进来!”

        急切间来不及过多的解释,但几句话足以说明情况,船长猛然把头一晃,急声道:“所有人注意,你们听到了吧,敌人即将进来,准备接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