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书楼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豪门甜宠:贺少的替嫁新娘在线阅读 - 第716章 放过我吧

第716章 放过我吧

        季薄言出去之后,一直没进来,那个属下等了一会儿,也出去了。

        大铁门,哐的关上了。

        姜若悦疑惑,重要的事?刚才那个属下来说,有重要的事禀报,会不会是贺逸来救她了。

        姜若悦心里激动了一瞬。

        肚子里的宝宝又躁动了起来。

        她现在很饥饿,口渴,不给任何东西吃,这对于一个怀着两个孩子的孕妇来说,太残忍了。

        季薄言,这真是要活活饿死她了。

        姜若悦环顾一圈房内,也没看到任何吃的。

        她抱住了胳膊,肚子隐隐犯疼,她能感觉到,两个宝宝在里面不安的动了起来,也仿佛在无声的说着,姜若悦也无声的回应着。

        “妈妈,我们这是在哪,好不舒服。”

        “宝贝儿,别怕,爸爸很快就能来救我们了。”

        两个小宝宝又动了一下,“爸爸会来救我们吗?”

        “当然会的,爸爸很爱你们的。”

        “那妈妈,你让爸爸早点来吧,我们这样,好不舒服奥。”

        姜若悦感到深深的自责,这两个小宝贝跟着她,一直在经历风雨,是她没保护好两个小宝贝儿,想及此,就胸口生生的揪疼。

        姜若悦再环顾了一下四周,可什么都看不到,她只知道这里,应该在地牢之中,具体地理位置,她还是否在云城,她不得而知。

        这个时候,有个上了年纪的老人进来,手上拿了清扫的工具,门口还有人催促着。

        “快点打扫了去做饭,饿死了。”

        老人应该六十多了,要喊人的话,该喊婆婆了,老人进来,就低头兢兢业业的清扫地面。

        姜若悦把目光落到了这位老人身上。

        ……

        外面,季薄言的属下退出来,走到季薄言身边:“老大,我们还留着她做什么?姜雨柔也放出来了,姜家公司的股份也拿到了,这个女人,可以除掉了。”

        “到了最后时刻,才除掉她,这之前,先利用她,把我之前的损失补回来,跟我来。”

        手下就跟着季薄言去了办公室,季薄言打开抽屉,把一份文件取出来,递给了他。

        “小心一点,把它交到贺逸的手上,让贺逸签了带回来。”

        属下打开看了看,是关九号地块的竞标退出协议。

        “让贺逸主动退出,这样我们就能稳操胜券了?”

        这块地皮的位置非常好,利润很大,如果他们吃下,肯定要大赚一笔,只要贺氏退出,他们有绝对的把握。

        这份退出竞标协议,很快就经过几手人的转交,最后由一名律师,递到了贺逸的手上。

        贺逸的办公室里,来人感觉戚云看向他的眼神,非常的幽冷,敌意非常的强。

        “希望贺总能明白,我只是一个传递文件的,扣留了我,或者对我使用手段,是不会有任何作用的。”

        戚云冷哼一声,从律师身上移开了目光,也扫了一眼协议内容,眸子里,透出一丝愤怒。

        “让我们退出竞标?季薄言好独吞这块肥肉。”

        这次的竞标,贺氏的竞标部门,也精心调研准备了两个月了,前期的资料,都已经整理完毕了,现在退出,损失非常大。

        贺逸飞快扫完协议内容,拿过钢笔就签上了大名,戚云愣住了,这么大的事,一秒都不考虑一下?

        送文件的来的人,也愣住了,没想到贺逸这么爽快。

        “贺总,签好了就给我吧,想必季总收到了,很满意。”

        对方以为马上就能拿回文件交差领钱了,抬步上前,嘴角都是笑意。

        贺逸合上文件,屈指敲了敲:“协议我签了,但我有个条件,让季薄言自己来拿。”

        对方的笑,瞬间僵住。

        “贺总,我的雇主让我等您签完这份协议,务必带回去,还告知我,若我拿不回去,您的小娇妻就要受苦了,贺总忍心吗?”

        对方的话里,无不透露着威胁之意。

        说完,对方就想把协议抽走,贺逸两指压住协议。

        “我再说一遍,让他约个地点,我见面给他。”

        律师被贺逸抬眸起来,冷厉的一抹眼神,震慑到了,收回了手,推了推眼镜。

        “既然如此,我会把贺总的意思转达的,先走一步。”

        律师离开办公室,戚云看了一眼对方进入电梯,面露担忧。

        “这样少夫人,会不会有危险?”

        就怕,他们的目的没有达成,找姜若悦发泄。

        贺逸落在文件上的手移开,握紧成拳,他又何尝不担心,但他必须赌一把。

        “这是最有可能找到季薄言藏身的时机,姜若悦一直在季薄言手上,才是最危险的。”

        那名律师出来,立马就找了一个安全的地方,把贺逸的话,转达了出去。

        季薄言接到电话,来到了地牢门口。

        “贺逸不答应我的条件?”

        他又一脚踹开了铁门,哐当一声,踏了进来。

        姜若悦吓得一哆嗦,连忙藏起了刚才老婆婆看她可怜,悄悄塞给她的一颗熟鸡蛋。

        季薄言一边听着手机,一边森冷的看向了她,咬牙切齿的:“我刚才开了一个条件,只要你老公让出九号地块,我就可以放了你,你老公不同意,现在你该相信,你老公不会来救你了。”

        姜若悦脑子一片发白,季薄眼这压抑的怒气,不像是在跟她演戏。

        她攥紧了手心,季薄言真的开了条件换她,贺逸不答应吗?

        季薄言又压着怒气,对着电话:“他的态度很强硬?没有商量的余地?”

        姜若悦隐约听到电话那头的人说,‘没有’。

        同时,季薄言看向她的眼神,也变得越来越可怕,姜若悦的心扑通扑通的跳着。

        “很好,我看他是真的不想管姜若悦的死活了,不过,他是不是忘了,姜若悦的肚子里,还有他的孩子了,我倒是要看看,是他狠,还是我狠,既然他要跟我玩,我就先给他上道菜,看他还是否无动于衷。”

        结束电话,季薄言叉腰,冷看了姜若悦一眼,招了一下手,一名手下就走了过来,季薄言对他轻语了几句,那人便点头过来,强制的把姜若悦拖了出去,关到了一个大铁笼里面。

        “你们要做什么?”

        姜若悦唇瓣抖了抖,有一种非常不好的预感。

        “嗷。”

        这时,他们又牵来了一条凶猛的黑色大狼狗,立在季薄言的身边,这狼狗季薄言每餐喂的是进口的火腿,体型长得非常的凶猛。

        只是看这狼狗的体型,就能把人吓得腿软,猜到他们很可能会把狼狗放进来,姜若悦蜷缩到铁笼的角落里,已经吓得说不出来话了。

        “老大,黑狼牵过来了。”

        “把黑狼放进去。”

        铁门打开,这只叫黑狼的狼狗,果真就被放进来了。

        边上的人,还拍了拍手掌:“黑狼,到了你加餐的时候了。”

        黑狼像是听懂了,迈着矫健的步伐,一步一步逼近了姜若悦。

        眼看着黑狼逼近,那双黑溜溜的眼睛,释放出贪婪的精光,一张嘴,就露出满口尖利的白牙,姜若悦的瞳孔不断的瑟缩着。

        有人在助威:“黑狼,行动。”

        姜若悦拼尽软绵的身体,才努力张开了嘴:“黑狼,我不好吃的,放过我吧,我给你买火腿吃,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