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书楼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容爷怀里的小娇娇太飒了在线阅读 - 第9章 容子俊

第9章 容子俊

        第9章容子俊

        “滚!”

        因为愤怒,男人额间青筋露起。

        宁澜一双清眸也瞪圆:“你从上到下,有哪里是我没见过的?我天天还帮你那边针灸呢,有什么好遮遮掩掩的,矫情!”

        这是她在这个时代学到的一句话——

        贱人就是矫情。

        不过,她现在自然是不敢骂容聿是贱人。

        不然,她会被立刻撵出容家。

        容聿的脸色还是直接黑了,阴翳的眸子直直地盯着她。

        宁澜被盯得心虚,她赶紧闭上眼睛,“行行行,我都说不看了,你快点吧。”

        容聿拳头紧握,可是眼下他身体还未恢复,只能落入这个恶女手中。

        ……

        一番纾解后,容聿被宁澜搀扶回房。

        全程,容聿没有多说一个字,脸色冷得就像是一块冰。

        宁澜也不搭理他,转头就去睡觉了。

        她睡得香甜,可容聿却一夜无眠。

        第二日一大早,楼下便传来了各种嘈杂的声音,有很多人在说话,甚至还有敲锣打鼓的声音。

        “去看看,怎么回事。”

        宁澜睁眼的时候,对上男人英俊的墨眸,只见他薄唇微启,冷冷地吐出这句话。

        宁澜没和他计较什么。

        在离朝,都是他伺候她,现在换成她来伺候他了。

        她下了床,走到阳台往下看,只见楼下站着一群人,而且面孔都挺熟悉的。

        仔细回想之后,宁澜认出了他们,都是容家人。

        她连忙回了房,赶紧道:“容聿,你的家人们都来了。”

        容聿的眸子微沉,继而道:“帮我穿衣服,我要下楼。”

        宁澜脱口而出:“你这是使唤我,使唤上瘾了?”

        冷厉的眼神扫向她,清冷的嗓音淡淡出口:“做我的护工,我会支付你工资。”

        他的命是宁澜救的,这个女人身上隐藏着他之前所并不知道的本事,现在让她做自己的护工,是最合适不过的了。

        “护工?”

        宁澜嘴角微抽。

        只不过,想到自己空荡荡的账户,她硬着头皮走了过去,打开衣橱问道:“容大少爷,请问您今天要穿哪套衣服?”

        “左边,第一件。”

        宁澜拿起这套黑色定制手工西装,然后上前就熟练地扒开了容聿的睡衣,开始帮他先穿衬衫。

        她一系列的动作,流畅自然,反倒是容聿的耳根子,微微有些泛红。

        “咚咚咚!”

        这时候,房门敲响。

        柳清荷的声音在外响起:“阿聿,小澜,你们醒了吗?二叔和姑姑他们都来了,说是要进来看看阿聿。”

        宁澜恰好在帮容聿穿裤子,她立刻停下手中的动作,转身过去开了门。

        柳清荷往里面看了一眼,好似看到什么不该看的,急忙转移了视线,小声道:“小澜,阿聿刚恢复,有些事情不宜过早吧。”

        “啊?”

        宁澜回头望过去,容聿已经用被子遮住了自己,她这才想起来刚刚应该是怎么样的一幅画面。

        “太太您误会了,是阿聿要下楼见亲戚,让我帮他穿衣服,他现在手脚有些不利索。”宁澜立刻解释,脸也跟着红了几个度。

        “噢噢是我误会了,那我跟他们说一声,等阿聿下来。”柳清荷不好意思地笑了笑,然后转身离开。

        宁澜关上了门,走到床边,一把扯开容聿身前的被子,继续刚刚未完成的事情。

        两个人都洗漱完毕后,宁澜搀扶着容聿下楼,容聿本就腿脚不便,下楼的动作很危险,所以她全程搀扶着他。

        “阿聿!”

        “阿聿!”

        “大哥!”

        几道声音异口同声地响起。

        容聿却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们,宁澜扶着他坐在了沙发上。

        “阿聿,你真的醒了!看到你醒过来,二叔真的是太高兴了!”

        说话的是容勋,容聿的二叔,容家二房的领头人,也是容氏现在的掌权者。

        容勋的脸上,挂着虚伪的笑容。

        “阿聿,姑姑真是太高兴了,一大早听到消息,就把你姑父和妹妹都带过来看看你。”说话的是容家老三,也是容老爷子唯一的女儿容颜。

        “大哥,祝贺你醒来,我给你带了甜品,可好吃了!”容聿的表妹容青青,笑嘻嘻地开口。

        他们母女俩巴结着容聿,但全然没有多看宁澜一眼。

        宁澜还想起来,以前这对母女还欺负过原主。

        就在她想要开口讽刺的时候,门外突然响起了年轻男人的声音:

        “大哥,没想到你成了植物人,竟然能神奇地醒过来,听说是大嫂救了你,我还不知道大嫂竟然还精通医术!”

        一个穿着粉色西装的男人,步伐轻快地走了进来。

        他的头发抹得发亮,满脸堆着笑容,虽然年轻,但看上去油腻极了。

        宁澜认得他,他是容勋的儿子,容子俊。

        容聿的堂弟。

        从小就和容聿水火不容。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