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书楼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容爷怀里的小娇娇太飒了在线阅读 - 第65章 好一个告状!

第65章 好一个告状!

        第65章好一个告状!

        容聿一直把江夙当成一个假想敌。

        现在只要江夙一靠近自己,他就防备得很。

        “没有,只是想到璐璐喜欢江夙,所以想帮你做个顺水人情。”容聿直接否认道。

        他不是那种喜欢吃醋的人。

        而且,澜宝的心中只有自己,他也没必要吃醋。

        宁澜很是嫌弃地看了一眼容聿:“你就继续端着吧。”

        容聿轻咳一声,温柔地捏了捏宁澜的脸蛋,低头轻轻地厮磨着她的唇瓣:“璐璐的脾气是差了一点,但是人是不坏的。她小孩子心性,你别和她计较。受了欺负就告诉我,我帮你讨回来。”

        这种被人护着的感觉很好,宁澜的心中暖暖的。

        想到容璐璐的身份,宁澜笑了一句:“她是你亲妹妹。”

        上一世,容聿也是有个妹妹的。

        只是她是女皇,那个妹妹又早早地嫁人了,所以平时也没有什么多余的来往。

        “我比较偏心你。”容聿很认真地看着面前的宁澜。

        “澜宝,你始终在我心里面是第一位。”

        无论什么时候,宁澜永远是容聿心里的偏爱。

        ……

        监狱。

        宁漫来见了程月烟。

        程月烟已经威胁了她好多次,精神也快崩溃了。

        要是自己再不来,程月烟没准真的会把自己供出去。

        看到宁漫来了,程月烟不断地拍着门:“漫漫,你怎么还不救我出去?”

        宁漫也心烦得很:“我已经把网上的新闻都给压了下去,现在风向全部转到了宁澜的身上。你别着急,再过一段时间,你就能出来了。”

        “可是我已经在这里很久了!漫漫,你不是说宁家四个哥哥都很宠爱你吗,你随便求求情就可以了!”程月烟真的是一点都不想在这里留下去了。

        “行了行了,我知道了。”宁漫道。

        她把一些衣服和零食塞了进去:“你再在这里委屈一段时间,我马上救你出来。”

        程月烟也只能道:“那漫漫,你得快一点,我实在是待不下去了。”

        “知道了。”宁漫不耐烦地把东西全部给了程月烟。

        然后去找了宁岭。

        宁漫在家里等了一会,宁岭才下班回来。

        “大哥,你总算是回来了。”宁漫委委屈屈地走上前去,眼睛都哭红了。

        宁岭看到这一幕,眉头狠狠地皱起:“怎么了,谁欺负你了?”

        宁漫挽住了宁岭的手臂,吸了吸鼻子。

        一副柔柔弱弱的样子,格外地惹人心疼。

        “大哥,我今天去看了月烟。才不过几天,月烟已经瘦得不成人样了。”

        又是因为程月烟的事情?

        宁岭不耐烦抿了抿唇,不发一言。

        “大哥,你知道的,我刚开始进娱乐圈的时候,身边根本没有什么朋友。她们觉得我演技不好,肯定是个花瓶。只有月烟一直陪在我身边,一直鼓励我。”

        宁漫挤了挤几滴眼泪出来,装作很是伤心的样子。

        “还有一次,我在野外被蛇给咬伤了。要不是月烟把我背回来,大哥,你早就没有我这个妹妹了。”

        宁岭记得这回事。

        有一次宁漫在野外拍戏,他在国外谈生意。

        后来得到消息,宁漫被蛇咬了。还好伤得并不算严重,养伤了几天就好了。

        原来是程月烟把她背回来的。

        “大哥,不管月烟真的还是假的做过了什么事情,可是她毕竟救了我一命。现在她这样,我不可能见死不救。”

        宁漫大滴大滴的眼泪往下掉落,她紧紧地抓着宁岭的手:“大哥,你帮帮我,救月烟出来吧。我真的会好好管着月烟的,不让她再做这种事情。”

        宁漫这样一哭,宁岭也心软了几分:“小漫,你一定要帮那个程月烟?小澜可是你的妹妹。”

        “我知道的大哥,我会让月烟给小澜道歉的。这件事我会让月烟处理好,但是那个警局可不是人待的地方。我们先把月烟救出来,后面的事情再慢慢说。”

        宁漫眼看着有戏,赶忙出了主意。

        宁岭犹豫了一会。

        宁漫这幅委委屈屈的样子,让他看得十分地心疼。

        “好,我让人去监狱保释程月烟。”

        半个小时后,宁岭的秘书来了消息,说是监狱不放人。

        “为,为什么不放人?”宁漫有些懵。

        她大哥都亲自去问了,怎么可能不能放!

        “容家那边亲自吩咐过,没有容聿的允许,谁也带不走程月烟。”宁岭握着手机,凝着眉头深思了几秒。

        容聿这是在护着小澜?

        他们之间的感情,什么时候那么好了?

        “容,容聿安排的?”宁漫惊讶道。

        然后更加的急了:“大哥,那现在怎么办。月烟要是再待在里面,会死了的!”

        要是再不放那个女人出来,她可就完了!

        这个该死的容聿,以前从来都没见过他跟宁澜有什么感情。

        怎么这个节骨眼上,出来打岔!

        “既然是容聿吩咐下去的,要他们放人,只能去找容聿。”宁岭道。

        “那大哥,我们赶紧去吧!”宁漫的语气急得很。

        看到宁岭没动,宁漫回过头来,装作一副很担心的样子:“大哥,月烟都生病了,我怕她真的扛不住了。”

        宁岭的眉眼动了动,道:“走吧,去容家。”

        宁岭带着宁漫去了容家。

        宁岭简单地把请求说了一下。

        容聿眼睛都没抬,面色看上去冰冰冷冷的:“宁岭,程月烟伤害的是我的妻子,我不可能放人。”

        也难怪澜宝那么伤心。

        这个宁岭明明是她的亲哥哥,结果为了一个外人过来求他们。

        宁漫见状,赶忙道:“小澜,我知道月烟做错了事,但是她真的知道错了。而且那么多天在警察局里面,她也反省了。我今天过去看她,整个人都瘦了一圈,要是再不出来的话,真的会死的。”

        “小澜,你该不会是真的想要让月烟死在里面吧?”

        好一个告状!

        宁澜心中冷笑。

        这番话一说出来,像是她在逼迫程月烟,故意要害死她一样!

        “你可是想多了。”宁澜语气淡淡的。

        她看向容聿,道:

        “既然程月烟受到了惩罚,阿聿,那就放了她吧。”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