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想的是责任是报仇,想那么多干嘛,儿女情长这种事情,可能也就是生活当中的调剂品了吧。

洛意如是想。

可能真的是心境发生了转变,即便是跟季卿尧已经互相表明了心意,但却没有那种爱的死去活来的感觉。

就是觉得心动了,想要一辈子在一起了,就如此而已,她想,季卿尧现在要是死了的话她也能活下去,只不过不会再尝试爱情,不会再快乐罢了。

洛意回过神来之后,直接毫不犹豫的把茶杯打碎,然后捡了块碎片在自己手腕处划了两下,鲜血,瞬间就流了出来。

然后又把现场布置了一番,弄成自己察觉到茶中不对劲,然后拼死反抗最终才把男子打晕的这种情况。

之后检查一下没有什么不妥的地方,这才满意的点点头,又在肥猪男身上踹了几脚解解恨,随后才靠在椅子上慢慢的歇着。

等待有人来,看戏!

而另一边淑妃活动了起来,让自己的几个心腹一边去请季卿尧,一边去请月岚之,然后还把朝中的那些爱看八卦的千金小姐们和贵夫人们全部召集了起来,说是有什么重大发现。

一副犹犹豫豫却又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但又不得不说的样子,把大家的好奇心全

部都给勾了起来。

“我说娘娘,你有什么事儿倒是说呀。”一个言官的夫人直接开口,语气很是不客气。

这些言官的夫人跟那一些专门奏天奏地的言官就是一个臭脾气,压根就把不把任何规矩放在眼里。

淑妃心中恼怒,但面上却不显,而是犹豫着说;“我的丫鬟刚才过来说,看见我那不成器的表弟把招和郡主抱到那边的帐篷去了,但是我一想这表弟跟昭和郡主也不熟呀,怎么会在一起呢?

我怀疑这个郡主是晕过去了,正想带人过去解救来着,虽然说我只是一句弱智女流,但是自在表弟犯的事儿,怎么着都得公平处理。”

淑妃说的那叫一个大义灭亲,随后又犹豫道:“但是当时丫鬟说了,昭和郡主是醒着的,并没有晕过去,看起来像是你情我愿的。

但后来里面却传出了不怎么好的声音像是杯子什么的被摔碎了,我这一想又不怎么对劲了,所以现在就请大家来想看看大家的办法。”

淑妃话说的很合情合理,表情演得也很到位,但在场的哪个不是人精?

三言两语就已经听出这就是某人设的局,虽然不知道是不是淑妃娘娘设的,但是淑妃想要大家过去看看昭和郡主出丑,这是必定的。

真要是那么关心昭和郡主的话,直接找丞相府,让丞相府自己去处置不就行了吗?

或者说淑妃秉承了皇上,让皇上和丞相商量这件事情不就行了吗?

干嘛把大家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2页 / 共3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