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姓王?

那就不是皇帝的亲生儿子了?

风惊落轻恩了一声,便没有再继续问下去了。[好书记得一定要分享哟,快去分享醉书楼网]

于此同时……

帝都某王府内……

书房……

虽然是白天,但是里面的门窗都紧闭着,屋内有些许昏暗。

书房内还弥漫着一股森寒的气息……

书房左边的边上,有一张床榻,男人穿着金镶边的袍子,倚靠在上面……

窗边的光线正好照射在了男人的衣衫上,而男人的脸,却有些模糊不清,但细细来看,却可以隐约看出男人的轮廓,一定是俊逸非凡。

他的手里虽然拿着一本书,但是目光却不在那本书之上。[好书记得一定要分享哟,快去分享醉书楼网]

男人那双如墨般的黑眸,看着地上半跪着的两个男人。

良久,他才低沉着声音缓缓地开口,“灵镯和拥有灵脉之人,有什么消息了么?”

半跪在地上的两个男人额上冒出了一丝冷汗,左边的男人咬了咬牙道,“回帝尊,暂时还没有。”

“恩,下去吧。”男人挥了挥手,仿佛早就预料到了一般。

下一刻,两人的身影一闪,立刻就消失在了原地……

待两人走了之后,男人一运力,手中的书便化为了灰烬。

……

荷亭边上,一个穿着橘红色宫装的女人,姿态优雅地拿着书本在不停地翻阅着,女子略微地低着头,但她认真的模样却更加的引人。

她的头上带着精致的金步摇,额下的那双黛眉细如柳叶不画而弯,鼻梁下精致的小嘴粉如花瓣,精致的面上不施一丝粉黛,白皙的皮肤如同上好的白玉般。

但最令人惊艳的却不是她的面孔,而是那双灵动的眼眸。

“荷幽,随我出府去走走。”风惊落放下了手中的书本,视线移到了荷池之中。

已经看了好几本关于这个大陆的书籍,虽然她拥有了原本的记忆,但是原来的风惊落,对于东陵国以外的事,根本毫不在意,也没有去了解过。

“可是,小姐,你才刚醒不久,现在就要出去的话……”荷幽那张小脸有些纠结了起来。

“无事,只不过是出去走走罢了,我自己的身体,我比你清楚。”

说来也奇怪,她都有些怀疑这副身子是不是有什么特意功能了。

她记得,这身子受了这么严重的伤,按道理来说,没有十天半个月应该不可能好的,可是自从她醒来感觉身子有些虚弱和记忆融入时头部的疼痛之外,她竟然没有感觉哪里有太过不适。

“是。”荷幽恭敬地将风惊落扶了起来。

这回出去,风惊落没有带多少人,只有荷幽一人陪着她。

她一边观赏,一变从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2页